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盛宠如意 > 第 225 章

第 225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不是广平王世子抢救得快,一把捞住了媳妇儿的小腰肢,世子妃都要英年早逝一下。

    只是就算是有惊无险,晋王也把世子妃给吓坏了,软乎乎的小姑娘惊恐地看了没皮没脸的晋王殿下一下,真是觉得吓人极了,抖着浑身上下的小肥肉儿脚底下就跟叫狗撵似的玩命飞奔。她鼓着胖嘟嘟的腮帮子眼珠子瞪得滚圆,时不时回头看一眼晋王,自己埋头跑路,一双小短腿儿就跟踩了风火轮似的,简直如同一阵小旋风一般卷过了禹王府的庭院,撒欢儿地跑了。

    楚离竟然没有追上她,信步而行,看着前方仓皇逃窜的小小的身影。

    晋王竟然能叫出这么恶心的话来,真不是个东西。

    只是母亲笑得很开心,罢了,饶了这厮狗命一回……

    他心中百转千回走到了门口,就见自己的小妻子正怯怯地站在大门外,扒着大门眼巴巴地等着自己,心里柔软得一塌糊涂,楚离只上前抱住了这个眉开眼笑往自己怀里扑的小姑娘,自己上了车一同回家。也因文帝这一回实在给力,短短一日简直就是废了大皇子成全了晋王,京中到处都有勋贵宗室在打探消息,都不知是个什么情况。楚离也不理睬,回府,闭门谢客。

    与禹王妃最要好的广平王妃也闭嘴不言,却命广平王府往禹王府上送了大笔的嫁妆。

    这就是广平王府的态度了,又有禹王府娘家与魏国公府等等,待众人的目光都投在禹王府上,禹王府已经是最风光的那一个。

    晋王叫禹王妃礼送出门,在门外挠门了很久,这才在京中意味不明的沉默之中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他回了王府便使人往禹王府上送东西,因这一次不必有什么忌讳,自己是有了名分的人,因此恨不能把家里的王府都捧给禹王妃。

    他如此看重仰慕禹王妃,自然是真心实意,也因他护着,禹王妃虽然和离再嫁皇子多为人诟病,可是却无人敢在她的面前支吾一句。

    至于倒霉元妻嫡子都被弟弟夺走,苦逼得能当黄连水的大皇子殿下……这个……既然不能讥讽晋王与禹王妃,就只要讥讽一下什么都成了一场空的皇子阁下了。

    一时间关于幸灾乐祸大皇子的不知多少,其中又有种种秘闻,还有隐隐传出来的大皇子为了一个不怎么样的韦妃冷落妻子儿子,却叫贱妾红杏出墙好大的一顶绿帽子给扣在头上因此愤而吐血追悔莫及等等等。

    总之怎么凄惨怎么来,故事里的大皇子若出个戏本子,那绝对是惨绝人寰的千古倒霉蛋儿来的

    。虽大皇子在病中并不知道,可是韦妃知道的时候,顿时就坐不住了。

    她没有想到,当年禹王妃败在自己手下本就是个失败者,可是如今,却依旧这样风光。

    禹王妃她是不能攀扯了的,不然不提别人,大皇子就得先给自己一耳光。也不知是失去了才知道珍惜的缘故,大皇子如今还对禹王妃念念不忘,总想去寻她。韦妃被大皇子怀疑楚昊的血脉,已经成了惊弓之鸟,况还巴望着禹王妃给自己腾地方后的位置。惊恐野心交杂,她的心里生出一团火,哪怕心里怕极了,可是看了很久自己手中的袖刀,她哆哆嗦嗦地握紧了。

    她闭目很久,两行清泪缓缓而下,许久之后目中露出坚定,换了一件十分普通看不出特点的衣裳,把自己收拾得如同一个寻常小妇人,藏好了袖刀便往外头去。

    她虽然人手废了大半,却还是有一二忠心的奴婢的,前些时候有人与她报,说魏国公往庄子上去了,顿时就叫韦妃松了一口气。

    魏国公府森严,她想混进去十分艰难,简直就是做梦。且魏燕青不必说,魏三就不是好惹的,当年就对自己阴阳怪气,如今只怕更不会给自己脸面。当场捅自己一刀也不是不可能。她正头疼,就知道魏国公去了庄子,庄子上总不会跟国公府似的那样多的人,她已经叫人买通了庄子上的人,能放她进去。

    她心里怕极了,心里又难过得厉害,一路恍恍惚惚就到了京郊的庄子上。

    这处魏国公府的庄子不大,只是留一个前魏国公在此静养也足够了。韦妃听说前些时候差点儿捅死魏国公的张氏回府,一回府就自己把自己关了紧闭住去了偏僻的院子,带着十一姑娘如昙谁都不见了,知道这只怕是有高人在指点她。

    不然若张氏再敢嚣张,那魏国公府老太太还能饶得了差点儿杀了儿子的人?魏燕青能看她在眼前蹦跶?韦妃心里嫉妒这些出身尊贵的女人什么似的,待想到自己,目光便又坚定了起来。

    魏国公爱她懂她,想必不管她做什么,都会原谅她!

    她才叫一个小心翼翼的下人给领到魏国公的门外,就听见里头传来剧烈的咳嗽声,她心中微痛,只觉得苍天无眼,急忙进门,就见穿着一件简单的里衣的魏国公正伏在床上咳嗽,满脸都是伤痕可怖极了。

    他虚弱得不成样子,想伸手去给自己拿了茶水都不行。也不知是不是他失势因此才叫人慢待,这屋里竟一个下人都没有,只空旷冷清得厉害。韦妃目光闪烁,又有些心虚,急忙上前给他倒水。

    “你?”魏国公才醒就发现自己叫弟弟给发配了,因大怒又吐了血,下人就往京里寻太医去了,他正觉得愤怒,就见一双娇柔的手,托了一碗茶。

    “我对不住你。”魏国公老态毕露,憔悴得吓人,韦妃见了便哽咽了一声。

    “你无事就好。”魏国公倒是心里真惦记她,见韦妃衣裳首饰都陈旧,他急忙拉住了她的手轻声问道,“他为难你了?”

    他感到韦妃的眼泪滚烫落在自己的手上,心里也觉得疼痛,忍不住安抚地说道,“你不要怕,我病好了,就回去给你做主!”他痴痴地看着面前的女人,见她再也没有记忆里的娇美明艳,仿佛叫磨难给压垮了,心中难过极了,闭目道,“是我的过错。”

    可不是你的过错么,难道都要赖韦妃娘娘不成?

    今日因得了庄子上禀告兴致勃勃开看戏开心一下自己的魏国公府熊姑娘们都缩在外头的窗户底下竖着耳朵听着。

    十姑娘听得眉飞色舞,还想踩着一旁的花盆爬窗子往里看个现场,叫威严的魏九当场摁住,挤眉弄眼不许她搞破坏。

    此事不是世子妃号召,而是魏八姑娘下帖子请她“同乐”,这年头儿再作孽也没有做闺女的这么坑爹的,不过如意觉得做得好,虽然不知韦妃这都叫大皇子给抽成猪头还非要来见魏国公究竟算是什么真爱,只是如意却并不在意

    。

    她觉得自己跟传说中的恶毒女配也差不多了,兴致勃勃跟几个猫腰儿的姐姐侧耳倾听,就听见里头韦妃泣不成声仿佛要把自己所有的委屈都哭出来一般。她心里觉得韦妃这哭得不大专业,又想到前两日晋王传话儿之事,便在心底冷笑了一声。

    “我知道,这世间你对我最好。”韦妃见魏国公对自己情深一片,再想到早就想要回头是岸的大皇子,顿时心中难过起来,不在意魏国公脸上狰狞的伤疤,便依偎在了他的怀里。

    魏国公身上也有伤来的,叫她靠过来疼得嘴角一歪,不过难得亲近心上人,他忘情地抱住她,轻声喟叹道,“有你这句话,此生无憾。”

    他一心为她,她心里有他,就算不能相守,可是这彼此惦记的感情是真的,他比大皇子幸福多了。

    至少,她是这样地为了自己流泪……

    “殿下怀疑昊儿是你的骨肉,对我……”韦妃心里哪里还有柔情蜜意呢?只惦记自己的那点心事儿,感到魏国公冷笑了一声,便抓着他的衣襟,目光之中露出了几分癫狂来轻声说道,“你会为我澄清的,是不是?你说过,不管我做什么,都会原谅我。”

    他咬紧牙关,默默地从袖子里翻出袖刀,一双纤细的手臂环住了魏国公的肩膀,感到他用力抱住自己,目中闪过一抹狠戾!

    血花四溅,她只见温热的血喷溅在了自己的脸上,抬头,看见了一张不可置信的脸。

    “你……”魏国公摸摸从心口自背后透出的刀尖儿,指了指惊骇地推开他到了一旁的韦妃。

    他心口剧痛,一双眼都有些模糊,可是看见的,却是韦妃那双欣喜疯狂,闪动着野心的眼睛。

    那样的眼神,叫她变得陌生极了。

    “你既然这样喜欢我,不是说为了我连性命都不要?!”韦妃看魏国公无力地倒在床铺上,血在床上蔓延,心里不知为何叫魏国公看得害怕,却大声道,“如今就是这个时候了!只要你死了,殿下就会信我,信昊儿!你,你如今人不人鬼不鬼,活着也不过是苟延残喘,死也得死得其所!”

    她越说越有理,扬起了雪白的脖子看着口中流血的魏国公,期待地说道,“殿下日后,就会待我如同从前。”

    她为了取信大皇子,竟然能杀了他。

    她说自己人不人,鬼不鬼?

    她的眼睛里,哪里还有半点儿情意?

    难道从前,真的不过是利用他?

    魏国公疼得厉害,喉咙之中涌出了不知多少的血来,听着韦妃在自己面前袒露心声,才明白自己原来对她算不了什么,一颗心都被撕扯得粉粹。

    对她那满腔激烈的感情,化作利剑捅入他的心口,比心上的伤还来的剧痛。

    她喜欢被男人簇拥爱慕,喜欢他们为了她薄待家中的妻子,更喜欢的是尊贵的名分与荣华,当年嫁给大皇子,不过是因大皇子比他更有前程,会叫她更风光显赫。他耳边听着这许多的话,心里几乎变得绝望,也不知是不是快要死了,他突然想到当年母亲的话。

    母亲在他诚挚地爱慕着这个女人的时候,说她心怀叵测,是个不安分的祸家之女,他只当母亲是庇护魏燕青的母亲。

    原来并不是……

    母亲早就看透了她,因此才会不叫她进门

    。

    为了她,他死了美丽的发妻,与唯一的儿子亲情断绝,与家人形同陌路,赌上了一切,却只换来了如今的结局。

    魏国公耳边是韦妃尖锐的笑声,就听见门口传来巨响,房门被破开,几个女孩儿冲了进来,其中一个去叫人寻人过来救他,可是更多的,却冷漠立在远处不肯过来。

    那是他的两个嫡女,还有他的庶女,却用冰冷仇恨的眼神看着他,仿佛是想叫他死。魏国公突然想笑一笑自己失败的人生。他一生为她谋算不惜抛弃一切的女人杀死他,他的儿女也想叫他死去,他这一生,还剩下什么?

    他一腔的雄心都不见,只绝望得不想再活着。

    也不想再面对这个真实残酷的现实。

    “捆上。”如意目光森然地看着韦妃,她断然想不到韦妃竟然这样果断,竟然忍心干掉她大伯父的,她正看着王府的侍卫把骇然惊慌,想不到自己会被人看见的韦妃给捆起来,再看侍卫往魏国公面前去了,探了探他的鼻息微微摇头,看着魏国公那双死不瞑目的眼睛,她心里轻轻地叹息了一声,这才施施然地走到了韦妃的面前,一脚揣在她的肩膀,看她在地上乱滚,突然轻声道,“大伯父死了。”

    总是百折不挠怎么被揍都死不了的魏国公,竟然死在弱不禁风,叫他最信任的韦妃的手里。

    如意并不为魏国公有多伤感,只是魏国公一死,魏国公府就有更多的事儿出来。

    老太太会不会难过?她姐姐们还嫁不嫁人?!

    魏燕青要不要丁忧,要不要生儿子?!

    “你真是个贱人!”如意从没有这样直言不讳地骂过一个女子,可是看着艰难地在地上滚动的韦妃,却眯着眼睛轻轻地说道,“就为了大皇子的几句话?”

    她想到方才韦妃口中的话,便哼笑了一声缓缓地说道,“你放心,我不是为大伯父抱不平。他当年逼死前头大伯娘,欺负大哥哥,如今就该去下头赔罪。且……”她微微一顿方才柔声说道,“死在真爱的手里,这一生才叫圆满,才叫死而无憾是不是?”

    “你?!”韦妃没有想过如意竟然对魏国公毫无在意,眼睛顿时就直了。

    “告诉你一件好事儿。”如意一眼就看穿了韦妃心里想什么,见她惊恐地看着自己,还拼命往外躲,便轻声说道,“今早儿陛下下旨,想必你心心念念宰了我大伯父,因此不知道。”

    她微微一顿,将白皙娇嫩的脸凑在韦妃的面前,甜甜地恭喜道,“陛下认同侧妃了,说你服侍大皇子辛苦,这么多年任劳任怨的实在是真爱,要给你一个名分。”她伸手,在露出惊喜的韦妃的脸上拍了拍。

    “名分?!”韦妃所做一切都是为了正室的名分,听见如意的话,顾不得害怕,一颗心兴奋得几乎要跳出来。

    “陛下封你做大皇子的第一侧妃,日后侧妃之中,你是领头儿的。”如意笑吟吟地宣布道,“只可惜你儿子了……陛下说了,大皇子膝下诸子总是命运多舛,大哥与我家表哥被过继,二哥又出生入死不知多少回从鬼门关前头过,大皇子还是不要有儿子的好,免得祸祸了孩子是不是?你与大皇子养着你的昊日公子也可以,只是日后,从陛下起,永永远远……”她袅袅地轻声说道,“都不承认,他是皇家子弟。”

    她面容可爱柔软,看着十分良善,可是韦妃将她的话听在耳中,却如同五雷轰顶!

    文帝是叫她永不能成为正室,叫她的儿子永远都不入玉碟!

    “不会的!陛下,陛下不会这样待我

    !”韦妃方才心里多期望,如今就叫如意从多高的天上打落,这落差太大,顿时就叫她疯狂起来。

    “你若早知道,也不能杀了大伯父,少了一个庇护你的人呀。”柔弱的小姑娘嘴舌如刀,一刀一刀捅在韦妃的心口,小声儿说道,“自断臂膀,心里苦罢?”

    韦妃娘娘心里确实很苦,苦得心都要碎了,眼前发黑,往前呕出一口刺目的鲜血。

    她叫文帝一耳光抽到了尘埃里,不要说大皇子处,日后,又在京中该如何立足?

    竟再无脸见人……

    她看了看正叫人横着放在床上闭目不动的魏国公,再看看自己的手,突然爆发了一声绝望的哭嚎。

    最能够庇护她的,叫她亲手……

    如意只是看着她哭,看着她痛不欲生,不知是哭自己与楚昊的绝望的命运,还是在哭叫她一刀捅死的魏国公,口中却含笑低声说道,“还有你不知道的,母亲叫我跟你说声多谢。”

    见韦妃用力摇头不要听的样子,她慢悠悠地板着自己的白嫩的手指,目光冰冷地说道,“多亏有你霸着大皇子不放,他这么多年才没有生出更多的庶子与大哥二哥抢位置,你真是辛苦了。”

    禹王妃需要一个丈夫在关外出生入死挣军功,可是却不能眼看着他离了自己的耳目肆意亲近姬妾生出庶子分薄了属于楚白与楚峰的好处,这个时候,就是韦妃出马的时候了。

    “再跟你说一件事儿。”见韦妃已经露出绝望与惊骇,仿佛发现打从一开始她就落在禹王妃的手段里,如意却想到的,是韦妃将楚离过继时的仇恨,眯着眼睛轻轻地说道,“我家表哥承你照顾。我得感谢你,所以跟你说些你不知道的。赵姬,记得罢?”如意舔了舔自己水润的嘴唇,点着韦妃的额头轻笑道,“她生得跟你这样像,你从未想过为何?真以为这是缘分?”

    韦妃浑身抽搐地抬头,瑟缩不堪。

    “那是你同父所出的庶妹。当年你害死她姐姐,因此她宁愿舍了自己的一切,也要叫你陪着死。”

    如意玩笑地掐了一把韦妃,看她几乎不能呼吸地嚎啕,却眼泪都流不出来的样子,只冷笑了一声,转身,就看见几个姐妹竟不知何时都立在自己的身后看着自己,她这样被瞩目顿时有些害羞,急忙捂着小脸蛋儿羞涩地说道,“虽然我生得好看,可是不要叫这样仰慕的呀。”

    “你今日倒是厉害。”如玉也看着地上那个浑身抽搐狼狈,叫她生母张氏背了黑锅的女人,不屑地冷笑了一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