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有请小师叔 > 第一百三十五章 联盟,我来了!

第一百三十五章 联盟,我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
  
  全身一震,吴元等人说不出话来。
  
  还真是能够飞的飞舟?这么大?只是……
  
  在木舟上,雕刻阵纹,让其悬浮空中,还第一次见,也第一次听说,可……现实就是,成功了!
  
  “能飞?”袁不易满是不敢相信。
  
  “当然!”苏隐点头:“不能飞买它做什么。”
  
  “能飞是能飞,但也有很大缺陷!还称不上真正的飞舟!”一侧的徐冲,摇了摇头。
  
  众人齐刷刷看来,就连苏隐也略带疑惑,这都飞起来了,怎么不叫飞舟?
  
  “做为联盟炼器堂的人,我曾亲自铸造过飞舟,算是知道一些,也算有些发言权!飞舟,是一种交通工具,在空中飞行,不但比妖兽更加平稳,更重要的是,速度更快,甚至超过御剑飞行的速度。”
  
  徐冲脸上露出骄傲之色。
  
  众人点头。
  
  御剑,相当于修炼者的步行,速度都没步行快点话,谁还花费大价钱购买、铸造?闲的蛋疼吗?
  
  “之所以说小师叔买的这个,算不上飞舟,就是基于这个原理!”
  
  “嗯!”众人应了一声,苏隐并不说话,和这位比,他的确没有什么发言权,就是临时学了个阵纹,买了艘大船而已。
  
  和锻造这么大的一件灵器,还差了一大截。
  
  见小师叔都没反驳,徐冲指向空中,带着指点江山之意,道,:“虽然我不知小师叔,是如何在木头上雕刻阵纹,并且成功的,但就算有悬浮、疾行阵纹,可以御空飞行,想要让这东西变成真正的飞舟,还是差了很大一截的!”
  
  “因为,飞行,和悬浮是两回事,在空中加速,是需要面对疾风的!”
  
  “速度越快,风的阻碍就越大,到达最后,会和真正墙壁一样坚硬。”
  
  “不仅如此,当飞舟的速度,达到声音的速度时,还会产生音障!声音叠加起来,形成的震动,哪怕下品灵器,都坚持不住,当场撕裂……”
  
  “所以,飞舟,不单纯是能够悬浮起来,能够飞行,还要突破音障,超越御剑的速度!做不到这点,所谓的飞行,又有什么意义?”
  
  众人点头。
  
  是啊,不仅能飞,还要速度快,否则,所谓的飞舟又有何意义?
  
  “小师叔这个船,看起来很大,也能坐很多人,同样可以悬浮空中,可……真要加快速度,就难了!因为,木头的韧性和坚固程度,在那里摆着,一旦加速,必然会当场崩溃,届时,乘坐其中的人,不但没有省劲,反而会被炸裂的船体所伤,出现不必要的麻烦。”
  
  “这……”苏隐愣了一下道:“我上面有加固阵纹,应该还算稳固吧……”
  
  他曾专门雕刻了加固阵纹,之前也试飞过,总不会真和对方说的一样,一飞就崩溃吧。
  
  “加固阵纹,只是加固,并不是让木头变成了钢铁,变成了灵器!而且,木头上雕刻阵纹,尽管短时间内不会被大道撕裂,一旦木头变形或者膨胀了呢?阵纹会不会随之改变形态?真要如此,别说加快速度了,正常起飞都难吧!”
  
  徐冲接着道。
  
  苏隐说不出话来。
  
  他也是第一次接触,没什么经验,也不知对方说的正确与否。
  
  “而且……还有一点,那就是飞舟在空中,一旦加速,可能会遇到飞鸟、飞行的妖兽,甚至敌人的攻击,一旦躲避不开撞上去,不够坚固,就会很麻烦……”
  
  说到这,徐冲手腕再次一抖,已经有些残破的飞舟,再次飞了出来:“以我这个为例,达到了上品灵器级别,虽然此刻出现了多处裂痕,不敢飞行,也绝不是普通木船可以抗衡的!”
  
  “为了证明这个观点,我用我的飞舟撞一下师叔的船……应该没问题吧!要是连这么残破的船,都撞不过……也就表示,我刚才说的,没有任何问题!”
  
  “不错!”苏隐点头。
  
  的确,如果连这么破的船都撞不过,这艘大船,真称不上飞舟,最多是能够悬浮的大船罢了!
  
  花费这么大功夫,弄了个只能漂浮,不能快速飞行的,真就亏大了!
  
  “那我开始了……”
  
  轻轻一笑,徐冲一纵身飞上自己的飞舟,体内真元暴动,表面的阵纹被瞬间激活。
  
  呜呜!
  
  飞舟立刻化作一道流光,笔直向苏隐的大船撞了过去,还没来到跟前,空气就被压缩的发出尖锐的爆鸣,如同突破了音障。
  
  两艘飞舟狠狠撞在一起,众人随即看到空中的大船,“嗡!”的一下,表面突兀多出了一连串特殊的阵纹,面前的空间,似乎有些承受不住。
  
  轰!
  
  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徐冲一个趔趄冲了出去,紧接着就看到自己的飞舟,玻璃碰到铁块一样的碎成粉末,如果刚刚只是裂痕,还能修复的话,现在彻底变成了碎片,只能重新回炉了。
  
  瞳孔收缩,急忙看向被碰的木船看去,就见这艘大船,安稳的停在半空之中,一动没动,如同被浪大的礁石,任而轰鸣震天,我自岿然不动!
  
  “这、这不可能……”
  
  徐冲彻底傻了。
  
  他这可是上品灵器飞舟,哪怕已经出现了裂痕,没那么坚固了,下品灵器也是抗衡不住的,可就和这艘木船对撞了一下,当场分崩离析……
  
  真的假的?
  
  嗖!
  
  一咬牙,一柄长剑飞了出来,对着下方的甲板劈了下去。
  
  当啷!
  
  阵纹光芒一闪,上品级别的灵器长剑,立刻寸寸断裂。
  
  “……”
  
  牙齿打颤,徐冲疯了。
  
  刚装逼说,这称不上飞舟,只是会飞的木船而已,结果,就被狠狠打脸……要不要这么夸张?
  
  飞落下来,再次看向眼前的小师叔,满是不信:“这、这真的是木头?”
  
  之前还担心,一个木船,飞不了多快就散架,怎么都没想到,他上品级别的飞舟,和对方一比,什么都算不上。
  
  点点头,苏隐手腕一翻,床板飞了出来:“要不,你试试这个!”
  
  出现在眼前的床板,和大船的材质一样,再次取出一柄长剑,徐冲劈了上去。
  
  咔嚓!
  
  和刚才那柄一样,当场碎裂。
  
  “是阵纹,好像……这木板上隐藏了一道厉害的阵纹……”
  
  刚才没看清,此时就站在木板跟前,看的清清楚楚,长剑落下的瞬间,床板表面,浮现出一个特殊的图案,就是这个图案,挡住了他的进攻。
  
  苏隐点头。
  
  让对方进攻床板,就是证明一下猜测,现在看来,猜测是对的。
  
  不出意外,正是之前在萧沉那里看到的“加固阵图”,这套纹路的复杂程度,超过了八品的缩小阵图,怕早已达到了九品级别!
  
  之前觉得鸡肋,现在看来,效果还是很恐怖的。
  
  “以后看谁不顺眼直接撞过去……”
  
  一个想法冒了出来。
  
  既然这玩意这么坚固,连上品灵器都破坏不了,下次遇到对手,完全可以横冲直撞,根本不用管什么武技、功法,如此巨大的力量碾压下去,就算不死,也要重伤吧!
  
  飞舟的问题解决,剩下的就是挑选弟子。
  
  “宗门评定,就是综合实力的评比!宗门的底蕴强,自然就会胜出!”吴元解释。
  
  “底蕴?”
  
  “参与评比的宗门,会派出40位弟子,4位长老,以及一位最强者,可以是宗主,也可是长老。分别设成弟子局、长老局、宗主局进行交战,只有获胜两局,才算赢!”
  
  吴元道:“这种比试,往往会经历好几场,每次都有弟子或者长老受伤,想要稳赢,就需要带更多的人过去,一旦出现问题,也能替补。正常情况,需要提前准备200位弟子,20位长老,以及三位高手……”
  
  苏隐愣住。
  
  镇仙宗,弟子是足够的,但长老……只剩下六个,所谓的最强者,也只有他一个……这样算的话,底蕴的确不足。
  
  “弟子实力,和其他宗门的比如何?”苏隐问道。
  
  “40位弟子,聚息、铸元、脱尘、化凡每一个境界,各需要十位,相同境界的好找,但都达到对应级别巅峰的,很难凑齐!”吴元苦笑。
  
  一个宗门,聚息境的最多,上万人都有了,但恰巧在九重巅峰的能有多少?就算这个级别容易找,化凡境的呢?
  
  镇仙宗这样已经衰败的宗门,总共都没有多少这种修为的弟子,凑十个巅峰……几乎不可能!而做不到,就只能等输。
  
  “前去参加评比的弟子,我已经选出来了,就是整体实力太弱,能不能劳烦师叔……再给他们讲一节课?”
  
  脸色涨红,吴元略显无奈的道。
  
  “讲课?”
  
  “上次师叔授课,听课的弟子,都得到了巨大的好处,能再来两次,哪怕只有一次,加上师叔亲自出手,前三,咱们都是有希望的!”吴元忙道。
  
  “嗯!”
  
  思索了一下,苏隐点头同意。
  
  讲课的话,能够赚取师道之气,何乐不为?
  
  听他同意,吴元激动:“那我现在就召集弟子过来……大概要半个时辰左右,还请师叔稍等!”
  
  说完,急匆匆走了出去。
  
  房间安静下来,袁不易和剩下几位长老,疑惑的看向不远处的孙昭,略带疑惑:“小师叔,这位前辈是……”
  
  徐冲及几位长老,刚才算是介绍,差不多认识了,但这位自从来到就没说话,安静的和背景墙一般,到底是谁?
  
  “这位是墨渊的师弟,孙昭,传承一重强者,从今日起,加入镇仙宗,成为宗门的一份子!以后就称呼……孙师兄吧!”
  
  苏隐介绍道。
  
  “墨老的师弟?”
  
  “传承境?”
  
  全都一呆,诸位长老满是震撼。
  
  青云宗的人都拉过来了?师叔的面子也太大了吧!
  
  “袁长老,你安排一下他的入门仪式,准备长老服饰、令牌之类,我还有事先出去一趟!”
  
  懒得理会这些繁文琐节,苏隐摆了摆手,抬脚向外走去。
  
  半个时辰的时间,足够去禁地一趟了。
  
  既然要出门,怎么也要和残念们道个别,哪怕不知他们还在不在。
  
  禁地就在宗门的后面,步行的话,可能要走很久,飞的话,几个呼吸,就看到熟悉的迷雾,出现在眼前。
  
  停在跟前,从木板上跳了下来,一步步向里走去。
  
  昨天才来过,没发生任何变化,墓穴依旧残破不堪,看不到以往任何标志。
  
  来到墓穴跟前,手腕一翻,七枚足球大小的护灵丹安静的悬浮在空中,苏隐眼神复杂的看了过去,道:“我不知道你们还在不在,但我知道,这些护灵丹,对你们肯定有用!”
  
  寂静如常,没有任何变化。
  
  “我明天可能会离开镇仙宗,前往联盟的大龙山,以后再想来这里,就没那么容易了。感谢你们花费无数心血,传授我这么多技艺,虽不知为何要故意隐瞒,但肯定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既然如此,我不求你们说出来,只想和你们再见一面,就此作别!”
  
  说到这,苏隐环顾一周:“难道连这么简单的要求,都不愿意答应吗?”
  
  依旧没有半点声音,就在他觉得可能又要失望的时候,一个叹息声响了起来。
  
  “哎!何苦呢?何必呢?”
  
  呼呼呼!
  
  伴随声音响起,36道残念,齐刷刷出现在残破的墓碑前,如同一个个鬼火。
  
  “小苏隐,别怪我们心狠不愿意说,是我们真的不能说……”传授养猪之道的残念,杨玄苦笑道。
  
  “是啊,这些只能你慢慢领悟,不然,只会害了你!”李时珛道。
  
  “幸好你很聪明,这么快就领悟了……”又一人道。
  
  “我明白,没想着你们能说些什么!”
  
  苏隐轻轻一笑。
  
  如果这些人可以说,肯定传授的时候,就说了,不至于装神弄鬼,还天天故意打击自己。
  
  “明白就好……”众残念同时松了口气。
  
  “感谢诸位恩师!”
  
  不再多说,苏隐向前一步,神色凝重,膝盖一软,跪倒在地:“感谢你们的授业之恩,之前我不太懂,得罪之处,还望海涵……”
  
  做为穿越众,太想修炼了,以前一直觉得学的东西,全是垃圾,没什么用,因此,对这些残念的态度并不友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