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九州志记 > 139 买卖

139 买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宝器宗众人一退到树林,那庐山五兄弟,便告辞了,不管众人的一再感谢挽留,也是走的坚决。
  巫依白之前收了老三体内的剑气,自己等人救了宝器宗众人一命,这也算是还了人情了,若是再跟宝器宗众人搅和在一起,被噬魂宗迁怒的话,那以后还不得四处奔命。
  对于几人的离开,巫依白依旧是面无表情,只是拱手送行。
  待到五人离开后,巫依白便扶着齐月,跟一众宝器宗弟子开始转回之前在山谷内打造的安全基地。
  “之前你应该拿了那谭以南做人质的。”
  路上,齐月跟巫依白说着,宝器宗众人全部都身受重伤,就过个树林这么点路,也走了这么久。
  巫依白只是摇了摇头,却是没说什么。
  一路上齐月都跟巫依白叽叽喳喳的说这说那,但是巫依白也只是偶尔点头或者摇头,话还是跟之前一样少。
  不过巫依白这次大战很明显的维护齐月,而最后又是因为齐月二话不说收手,转头就走,这点让齐月很是感动,所以不管巫依白怎么冷冰冰的,那齐月都依然是兴奋不已。
  刚走到之前打造的据点,巫依白便是脸色一白,吐了一口鲜血出来,整个人都软了下来。
  “木头,你怎么了。”
  齐月赶紧扶着他说道,一脸的关切。
  “扶我进山洞。”
  巫依白低沉的说了一声,虽然身子都软了下来,不过也依然不忘了继续帮齐月输入法力,只是输入的法力也只感觉是越来越少了,只怕情况确实不妙。
  齐月扶着巫依白便转身去了之前打造的山洞,然后把众弟子都交给之前指挥众人的那弟子指挥,便又转头进了去。
  她目前还无法单独行动,丹田依然无法存住法力,而众弟子现在都是自身难保,也没法帮她,虽然巫依白也是自身难保,但是她还是跟巫依白一起闭关疗伤去了。
  “好了,现在伤势不重的弟子都先把防御收拾下,然后疗伤为主,巫师兄受伤的事谁都不要说出去。”
  现在宝器宗无自保之力,全靠巫依白了,若是被人知道巫依白也是身受重伤,那只怕后果难料,不过还好这些宝器宗众人还是值得信任的,想必点了一句,应该是没人会乱说了。
  一众宝器宗弟子忙活了起来,齐月进去山洞也很关心巫依白的伤势,不过看巫依白一边疗伤还能一边给自己输入法力,想必还是伤的不算太重,也才算是放下心来。
  不过心里依然是又很多疑问,都伤成这样了,难怪之前不拿谭以南做人质,只怕是怕一时拿不下,而宝器宗众人顶不了多久,不过也还多亏了庐山五兄弟,不然只怕多半会有伤亡,现在还好,虽然都受伤颇重,但是起码性命无忧。
  打的这么惨烈下来,却是没有死一个人,简直就是奇迹,不过也多半是多亏了有宝器宗的名头在,一般人也不敢下死手。
  “木头,你受伤这么重,干嘛之前还那般的强势。”
  齐月还是忍不住问道,之前那两句让开,一言不合就直接放大招的模样,还是很有魅力的,让人心生向往。
  “若是不强势一点,只怕我们就算撤退,也会不胜其扰,若是被人看出我外强中干,那只怕后果更加不妙,我只能强势一点震撼他们,不然的话,我们若是灰溜溜的逃走,只怕后面不会消停。”
  巫依白解释了一句,这次的话说的不少,比之前的加在一起都还要多了。
  确实也是,当时强势的两句让开,搞得噬魂宗的弟子两腿颤颤,几欲先行,后来自己等人撤退的时候,噬魂宗的弟子反而是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不过就不怕闹僵的话真的打起来那可怎么办。
  齐月又纠结了。
  当时看似冒险,但是巫依白也不是说一点依仗都没有,当时若不是那谭以南说到齐月的伤势,说不定巫依白还真的要强势的打下去,虽说打完自己受伤肯定更重,说不定就陨落了,但是对于巫依白这种身为武者都敢算计筑基修士的人来说,还真没放在眼里,不在战斗中成长,就在战斗中陨落,巫依白的实力都是打上来的,不断在战斗中突破自己,这才是巫依白的追求,不过这点就没必要跟齐月说了。
  巫依白的强势还真的镇住了噬魂宗,现在噬魂宗的弟子可不敢跟之前那些散修似得,把包围圈都包在了宝器宗打造的基地旁边,树林里面也全是人马,偶尔还敢上去骚扰下宝器宗。
  现在噬魂宗的弟子都全部围在谷口的位置,此小山谷三面环山,全部都是悬崖峭壁,一般人还真的不见得能爬上去,就算是又几个爬了出去,也无伤大局,而且也有人盯着,看见宝器宗人爬山的话就立马出动。
  所谓渡河未半击其中流,爬山,那道理也相当,等他们爬的不上不下的时候,随便就收拾了,而且山上也守得有人马,就算是爬到山顶,筋疲力尽之下,又如何抵得过以逸待劳,而且山上守得人马也不会让你上去,在你快上去的时候攻击你,你一个不小心就掉下去了,加上精疲力尽,简直就是毡板上的肉。
  现在噬魂宗弟子只围绕着山谷口打造就可以了,也不得不说那贾岭业选的位置也极为的巧妙。
  只是包子珍脸色可不太好,就算是围住了,也实在是丢脸丢大了,想起那巫依白的两句让开,便心生不爽,但是下面的弟子可没这想法,若是打起来,谁知道要死多少人,不可倒霉,死的就是自己。
  搞得随便一个阿猫阿狗都敢跟自己噬魂宗作对了。
  这阿猫阿狗指的就是庐山五兄弟了,庐山五兄弟跟宝器宗众人分开,自然是不想蹚这趟浑水,自然是打算出谷,虽然跑来跟噬魂宗的解释了是还巫依白的一个人情,绝没有跟噬魂宗作对的想法,但是却被盛怒的包子珍直接指挥弟子打了上去。
  庐山五兄弟有些想当然了,这些高门弟子,没办法巫依白,自然就把火气全撒在这五人身上,结果一场大了下来,噬魂宗的弟子也没能拿下庐山五兄弟,反而被五人打伤了不少,又逃到树林中去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