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三国小霸王 > 第2571章 困兽犹斗

第2571章 困兽犹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个郎官冲了进来,张口喊了一声“大王”,见曹操涕泪横流,伤痛欲绝,吓了一跳,愣在帐门口,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生死存亡之际,曹操先失手足大将,再失心腹谋士,心神大乱。他居然没有注意到郎官进帐,沉浸在悲痛中不能自拔。直到曹真听到哭声赶来,才发现进退失据的郎官。
  
  “什么事?”
  
  郎官转身,指了指远处。曹真顺着他的手一看,顿时心里咯噔一下。
  
  曹操进驻摩天岭之后,为了和鱼复保持联络,在几个山头上建了烽火台。这段时间两军交战,烽火台上的烽火一直点着,他反倒有些忽视了。此刻细看,才知道鱼复方面传来了紧张消息。
  
  三堆火,表示十万火急。
  
  联想到吴军刚刚用强弩射过来的消息,曹真知道大事不少,很可能是从江州赶来的吴军已经到达鱼复。瞿塘峡主要是针对逆流而上的对手,对江州而来的敌人没什么意义。曹洪也不是善战之将,面对周瑜、黄忠,他只能求援,哪怕知道曹操根本没有余力增援他。
  
  败局已定。
  
  曹真一边哀叹着,一边示意郎官退下,他走到曹操身边,看了行军榻上的法正一眼,心情越发低落,轻声呼唤。
  
  “大王,大王节哀。”
  
  “子丹,法孝直弃孤而去了。”曹操痛哭道。
  
  “法祭酒鞠躬尽瘁,实为人臣典范。只是形势紧急,还请大王节哀。”不等曹操说话,曹真又道:“鱼复传来烽火,怕是有强敌入境。”
  
  听了这话,曹操不敢再怠慢,连忙起身。他跪坐在行军榻边太久,哭得伤心欲绝,一起身,顿时觉得天旋地转,腿脚如针扎,痛不可当。亏得他反应还算快,一把搭住了曹真的肩膀,这才没有摔倒。
  
  “子丹,扶我出帐。”曹操咬着牙,忍着泪,一瘸一拐地向外走。走到帐口,他回头看了一下行军榻上的法正,忍不住又落下泪来。
  
  出了大帐,看了一眼远处的烽火台,曹操张大了嘴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吴军来得也太快了吧?军报中午才收到,大军夜里赶到,前后只差了几个时辰,他们是不是拿下江州之后都没进城,直接出发了?
  
  曹操看看激战正酣的两翼阵地,心不往的往下沉。
  
  吴军来势汹汹,曹洪能挡得住吗?他若是像夏侯惇一样送了性命,实在不值得。
  
  若是为了我的尊严,送了曹洪的性命,值得吗?
  
  曹操转头看着对面的大树岭,心跳如鼓。他一时难以决断,转身对曹真说道:“子丹,你立刻赶回鱼复去,协助都护守城。若能守住,自然更好,实在守不住……”曹操一咬牙。“就降了吧,千万不要白白牺牲了性命。”
  
  曹真也没多想,转身匆匆走了。
  
  曹操心中焦急万分。从这里到鱼复城有二十多里山路,也不知道曹真能不能及时赶到。最稳妥、最迅疾的办法是用烽火传递信号,但烽火传递的信号无法掩人耳目,阵地很可能瞬间瓦解。
  
  除夕。
  
  朝阳升起,将温暖的阳光洒遍烟火弥漫的山岭,照在疲惫的吴蜀将士脸上,照在血迹斑斑的武器上。
  
  恶战一夜,吴军取得了重大突破,朱桓、纪灵先后突破了蜀军的两翼阵地,包围了椿树岭。
  
  曹操一夜未睡,竭尽全力,收拢残部,在椿树岭周围布阵防守。
  
  趁着吴军攻势暂缓的机会,曹操聚将议事。
  
  椿树岭方圆不过一里,诸将很快赶到,但人数只有往日的三分之一,一大半的将领没有出现,原本应该济济一堂的大帐里稀稀拉拉的,透着几分寥落。
  
  曹操准备了丰盛的早餐,与诸将一起用餐。
  
  “这很可能是孤与诸君的最后一餐。”曹操举起筷子,强笑道:“也不知道能不能坚持到晚上,就将例行的大飨提前安排了。请诸君尽情享用。”
  
  诸将情绪低落。苦战一夜,伤亡惨重,诸多阵地陆续失守,再加上吴军射过来的消息,每个人都知道最后的时刻即将到来,心情很沉重,脸色也不好看。有几个人起身向曹操行礼,更多的人却是默默的拿起了筷子,端起了碗,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有人想到伤心处,泪水涌出,滴入碗中,又和着温热的粥一起咽下去。
  
  不知是谁,控制不住情绪,轻声抽泣起来。很快,大帐内就哭声一片。
  
  曹操低着头,看着眼前的粥碗,看着身边那个空空如也的位置。法正病逝的消息还没有传开,负责膳食的太官像往常一样为法正准备了食物,但法正却再也不可能享用了。
  
  泪水再次涌出,滑过脸庞,滑过胡须,浸湿了衣襟。
  
  “诸君,有两个坏消息。”曹操抹了一下脸,抬起头,通红的眼中饱含掩饰不住的伤痛。“其一,诸军昨夜收到的消息是真的,江州已破,吴军前锋已到鱼复,我等退路已绝。”
  
  诸将纷纷放下手中的碗筷,互相看看,神情复杂。昨天收到吴军射来的消息,大部分心里都慌了,不少人的阵地就是因此丢失的。还坐在这里的大多是有点定力的,觉得吴军不可能这么快就攻破江州,更不可能斩杀夏侯惇,应该是吴军夸大其辞,动摇军心。
  
  江州不是江阳那样的小城,夏侯惇也不是普通的将领,被击败有可能,被阵斩的可能性太小了。
  
  此时此刻,听到曹操亲口确认消息的真实性,他们心里原本残留的一丝希望瞬间化为乌有,心里空落落的,脑子里也一片混乱。
  
  江州被破,后路退绝,必败无疑,想逃回老家都不可能了。
  
  这椿树岭就是近半益州大族的葬身之地。
  
  “其二,军师祭酒法正,因操劳过度,不幸物故。”曹操泣不成声。“肱股折,肝胆摧,孤心乱矣,彷徨无计。还请诸君教我,此时此刻,是进是退,是战是降?”
  
  众人面面相觑。都这步田地了,还战什么战,想投降都要看吴军肯不肯接受呢。
  
  在无数双目光的注视下,曹操拭去眼泪,将一大碗混着泪水的粥喝完,又抹了嘴,环顾四周。
  
  “时至今日,非诸君无能,皆是孤用兵无方,连累诸君前途,甚是惭愧。”曹操长叹道:“君臣一场,好聚好散。若哪位有意归吴,孤绝不阻拦,并奉上仪程,略表感激之情。”
  
  听了曹操此言,众人迟疑不决。想投降的人不少,但这话能不能当着曹操的面说,又怎么和吴军接洽,是不是直接放下武器,举起白旗,没人心里有底。
  
  投降也是有讲究的,不同的投降方式会有不同的结果。
  
  这时,帐外响起示警的战鼓声,吴军又开始进攻了。
  
  大帐里的气氛更加紧张,谁也不敢轻易说话。
  
  有人进来汇报,吴军正准备进攻,朱桓、纪灵、娄圭从不同的方向包抄过来,对面大树岭上也有动静,武卫、武猛正在下岭,看样子是要发起正面进攻。
  
  这个消息像一声重鼓,敲在每个人的心头。
  
  朱桓、纪灵率领的都是吴国中军,战斗力之强,有目共睹。正是这些吴军步卒克服了地形上的不利,在几天之内攻陷了除椿树岭以外的所有阵地,并将他们包围在这里。武卫、武猛是吴帝孙策的亲近营,战斗力更胜于普通中军,他们出战,也就是孙策本人亲自出战。
  
  号称项羽再世的小霸王在阔别战场多年后,又要一显身手了吗?
  
  他们连朱桓、纪灵都挡不住,又怎么可能是战无不胜的孙策对手。
  
  有人偷偷地看向曹操。
  
  初平二年,曹操与孙策在南阳大战,在占据优势的情况下损失折将,几乎全军覆没。十多年过去了,如今孙策正当壮年,君临天下,曹操却年近半百,龟缩一州,双方实力之悬殊甚于当年,曹操能支撑几个回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