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宋北云 > 689、六年5月18日 晴

689、六年5月18日 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真不是我宋北云小肚鸡肠啊,我的亲爹……是您这亲生的女儿是个性格扭曲的变态啊。
  
  虽然宋北云有一百种方法拒绝掉福王的要求,但看到他鬓角已经斑白,想到当年第一次见他时,四五十岁的人却还如三十几岁一般挺拔,而如今才几年却已经有了老态。每每如此,小宋心中就多有不忍,毕竟王爷不光是岳丈也算是师父,虽然他们俩也多少有矛盾,可到底这个老汉照顾自己的程度,亲爹也不过如此了。
  
  所以拒绝的话到嘴边却是没能说出来,虽然看到赵橙就烦,但就当给福王一个面子了。
  
  在去工坊之前,小宋去了一趟太后那,将大宋最近的动态告诉了她,还给她拿来了今日的报纸。
  
  太后听说西夏称臣、大理百越归附,她当然想不到宋北云那么全面,只是觉得心中高兴,坐在那就连连说着“性儿出息了”,眼神都温柔了许多。
  
  “娘娘,难道没发现这边有什么不同了么?”
  
  太后闻言,环顾四周。看了许久才发现平日看守她的侍卫都不见了。
  
  “对,那些侍卫呢?”
  
  “今后娘娘可以外出活动了。”宋北云从怀里将赵性的亲笔信拿了出来:“大赦天下,第一个赦的便是娘娘。”
  
  “哎呀……我与性儿说过,这大赦可不能随便赦,那些犯了法的、穷凶极恶的,怎可赦免呢。”
  
  “娘娘仔细看,有七赦七不赦。”宋北云笑道:“谋反、谋叛、恶逆、不道、不孝、不义、内乱。”
  
  “可我……”
  
  “娘娘说什么呢,娘娘是心思单纯受坏人蒙蔽。娘娘在此又不是服刑而是思过。”宋北云笑着从怀里拿出银票:“娘娘,这是官家让我转交给您的。从今日起,娘娘自由了。我在北城之中还有一处小院,若是娘娘不嫌弃,我便张罗人整理出来,再给娘娘配上几个使唤人。”
  
  “啊……我……”太后先是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后竟是哭了出来。
  
  “好啦,娘娘。我该去忙了,有什么需要您张口便是了。”
  
  目送着宋北云离开,太后站在院子中久久没有动弹,可很快她就将那钞票用石头压在了墙头,自己重新戴上了僧帽,费劲的提着一桶水入了后院开始浇菜。
  
  而宋北云把信送到之后,立刻就回去了屋中,今日左柔他们都不在,因为是太皇太后的生祭,她作为公主身也是要到场的,所以宋北云连找人打个掩护都不行,只能硬着头皮去找了赵橙。
  
  赵橙么,可能是上次宋北云怼的太狠了,伤了她的自尊,这几日何止萎靡那么简单,看上去简直就像换了个人似的。脸颊清瘦,浑身软绵绵的,知道的是赵橙不知道的绝对第一反应就是成熟版林黛玉。
  
  “不是吧,橙姐姐。”宋北云走上前拿起她的饭碗看了一眼:“不吃东西啊?”
  
  躺在那的赵橙听到是宋北云来了,却也不说话,只是翻了个身,将脸冲向了墙壁。
  
  “不值当,真的。”宋北云走上前看着赵橙的后背和大屁股:“你这,连王爷都惊动了。何必呢?”
  
  赵橙仍是不说话,而宋北云抱着胳膊说:“我奉王爷之名带你出去散散心,你是自觉跟我走呢,还是我扛你走?”
  
  “你滚!”
  
  “说实话,我是能不招惹你就不招惹你,可是王爷年纪大了,他心疼你。我也不好看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可怜巴巴的求我。”宋北云开始捏起了手指关节:“我数到三,你不起来,我就把你当猪肉扛了。”
  
  “一”
  
  赵橙不为所动,仿佛泰山崩于前不改颜色。
  
  “二”
  
  她侧过头来皱着眉看了一眼宋北云,眼里尽是嫌弃,但身子却已经下意识的往墙边缩了过去。
  
  “三”宋北云话音落下,他撩起袖子:“我就不客气了。”
  
  说完他手一伸,真的像拎猪一样把赵橙给拎了起来,就这么往肩膀上一抗。
  
  “放我下来!我喊人了!”
  
  “你喊。”宋北云不屑的一笑:“方圆十里地,你试试看谁敢拦我。”
  
  赵橙沙哑着嗓子喊了起来,外头的侍卫立刻冲了进来,但一看是宋北云扛着这位姑奶奶,他们立刻吹起了口哨装盲人:“唉?你说奇怪不奇怪,这眼见着端午了,可都不下雨,今年怕不是要大旱哟。”
  
  “是啊是啊。”
  
  宋北云笑着从他们身边经过,赵橙则一把拽住了其中一个侍卫的衣裳,他反应比闪电都快,一甩手就把衣裳从赵橙手里甩了出去。
  
  此刻赵橙的眼里全是绝望,她想要挣扎,但本来就孱弱的她又饿了这么许久,哪里是精壮的宋狗的对手。
  
  “给老子老实点!”宋北云在她腿上用力一掐:“闭嘴!”
  
  赵橙吃疼,惨叫一声,酸疼发胀的感觉让她当场就流出了眼泪,她扭过头想要咬宋北云,但却被咔哒一声卸掉了下巴。
  
  “你是不是忘记我是个医生了,人体的结构那我是门清,你再挣扎我就把你胳膊腿都给卸了,到时候让你知道什么叫为所欲为。”
  
  赵橙再不敢动了,她知道这个混蛋什么都干的出来,她见识过他的残暴。
  
  把赵橙往马车上一扔,宋北云跳了上去,等到马车启动他才将赵橙的下巴接回去。
  
  “我要告父王听……”
  
  “告去。”宋北云看着她的口水因为之前无法闭嘴而流得满脸的惨状,忍不住的笑了出声来。
  
  赵橙一边用力擦脸一边眼泪汪汪,看上去可怜极了。还别说,这种模样的赵橙还挺有意思,比卖骚好多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