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从道果开始 > 第九十五章 何人胆敢擅闯水府?!

第九十五章 何人胆敢擅闯水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漓水。”
  “龙宫。”
  陈季川收了铜镜,眼睛明亮。
  他从圆光术中看到,昨夜变化,将漓水深处一座宫殿冲击出来,露出一角。
  建造在水中的宫殿——
  不是真龙龙宫,就是水神府邸。
  “里面不知道有没有虾兵蟹将。”
  陈季川心中思索,却不迟疑。
  下了法坛,将元辰剑系在腰间,又取了弓箭、符箓、纸人等带上,直接出了山洞,大步流星,就往漓水赶去。
  ……
  漓水浩荡,奔流不息。
  自西而起,东流入海。
  途径邕州时,又将八郡贯穿。漓水南三郡,漓水北五郡。其中始安郡与横山郡之间,就隔着浩荡江河,形成一道天然屏障,使得碧青崖、铁叶岛都难攻进来。
  始安郡中大大小小河流,九成九都是漓水支脉支流。
  陈季川从明堂山出发,踏雪无痕,穿建陵、至灵川,来到灵川北境漓水之畔。
  哗啦啦!
  轰隆隆!
  大河奔流,浩浩荡荡,犹如雷霆响彻。
  “就是此地了。”
  陈季川在漓水岸旁找了半晌,终于确定铜镜中看到的方位。
  那么大的宫殿,江河水应该冲不动。
  即使冲走,也冲不远。
  “开!”
  陈季川站在岸上,手指铜镜施展‘圆光术’。
  铜镜无变化,根本寻不见那处宫殿具体所在。
  想了想。
  “去!”
  陈季川从怀中取出纸人,念一声咒抛入水中。
  又调来‘游乡游壮五鬼’,也命他们入水中,寻找宫殿位置。
  但不论是纸人还是五鬼,全都畏水,不能在其中久待。否则纸人融化,五鬼沉沦,再也出不来。
  “慢慢来。”
  “不着急。”
  陈季川祭起‘千里眼’、‘顺风耳’。
  千里眼难入水。
  顺风耳听不着。
  他看的听的不是水中,而是两岸。两岸往后十多里,各自连营,枕戈以待。在北岸那头,还有三座造船坊坐落在漓水支流,一个个工匠、学徒,正热火朝天的打造战船。
  看样子。
  碧青崖依然没有放弃征伐始安郡的计划。
  但金冠神鹰被鬼上身,涂山计元气大伤,碧青崖到底何时才会开战,可就无人知晓了。
  “短期内不会有战事。”
  陈季川探查两岸,找了处犄角旮旯藏身,确保不被发现。
  然后就在此地细致探查。
  纸人、五鬼进进出出,每隔一刻钟就要跳出来休整半刻,然后再一头扎入水中,继续探查。
  效率不快。
  一晃天色昏暗,二晃星月满天。
  夜已深。
  陈季川还在岸边。
  微风起时。
  乍暖还寒。
  陈季川手持铜镜,看大河滔滔。忽的,铜镜光芒闪,浪涛依旧,卷起千层,当中又显出一抹黑沉。
  宫殿一角露出,紧接着连整个金碧辉煌的宫殿顶部都露出来。
  琉璃瓦。
  白玉墙。
  陈季川脸上一喜:“找到了。”
  忙循着踪迹过去,循着下游跑过数里,就看到浪花下面影影绰绰,黑乎乎的宫殿起起伏伏随波逐流缓慢移动。
  看样子。
  里头并无主人。
  “先探探再说。”
  陈季川不敢确定,抛出纸人、调动五鬼进入其中,自己则在外盯着这处宫殿。
  纸人凌空翻滚,化为常人大小,举着长矛一头扎入水中,落在宫殿上头。然后一通攀爬,顺着雕神将、画仙子的庭柱下去,摸摸索索找到殿门。
  殿门不知是什么材质。
  一推不动。
  二推不动。
  陈季川人在岸上,操控纸人。
  忽觉暗香轻飘,玉箫声动,仙乐悠扬,波起紫虹。宝马香车流光,楼阁亭台溢彩。祥光普照似昼,湖面游人如织。红男绿女,才子佳人,或歌或舞,或谈或饮....
  应有尽有。
  观至歌舞高潮之时,陈季川情不自禁,如痴如醉,击节相和。歌舞停歇,有白衣使者相请,言主人召见。
  “主人?”
  陈季川看着着白衣使者,灵台当时清明。
  冷哼一声,当下浮华散去,白衣使者也如同镜花水月,支离破碎。
  一切一切,皆是幻境。
  “这等幻术,也想诳我?”
  陈季川嗤笑一声。
  他魂魄强壮,道法造诣不浅,又兼生死轮回、尘世历练,将心性打磨的坚定无比。
  等闲幻术根本难令他动摇。
  望一眼就能勘破。
  鄙夷幻术。
  心中去警惕。
  陈季川通过纸人,抬头望,就见高楼大殿上悬‘漓水水府’金匾。再推大门,门户大开,现出九十九级洁白石阶。
  石阶尽头。
  黄罗伞迎风招展,伞下端坐一银须老者,金冠黄袍,鹤发童颜,手托青玉,神采奕奕。两旁站立者,东侧玉带紫袍文臣,西边银盔铁甲武将。
  目光如炬,齐齐向他注视。
  “这些人——”
  陈季川看着这些人。
  只见一个个虽然栩栩如生,但却半点生机也无,好似傀儡一般。
  “进去看看。”
  陈季川催动纸人,登上台阶,刚一上来,就见东侧有一文臣,张口斥道:“何人胆敢擅闯水府?!”
  一声喝。
  天上悬河乍现,轰鸣不止,就将纸人席卷进去碾成齑粉。
  “这——”
  陈季川眼前一黑,再看不到水府当中景象。心下不由一惊:“我这纸人堪比六品武人,居然一个照面就被杀死?”
  一时惊诧。
  思忖片刻。
  陈季川又从怀中取出四个纸人,往江河抛去。
  纸人化作小人,先在宫殿四周摸索,看有没有细小缝隙可以进入。但可惜,殿中门窗紧闭,根本没有一丝缝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