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真不是大魔王 > 第六章 七王子是魔鬼吗?

第六章 七王子是魔鬼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聂阳以前在景城见过一些杂耍艺人,有一些擅长口技,但只限于模仿水声鸟叫兽吼什么的,他从没有见过有人可以模仿另外一个人,还能模仿的一模一样。
  李云逸不仅仅模仿赵山虎,还模仿了范匀。如果不是李云逸模仿二人声音如此惟妙惟肖,他是不会如此轻易就亲身犯险的。
  此刻,聂阳也明白了李云逸话的意思,为何叫自己来了就不要走了。因为他发现自己体内的真气完全乱了,并且全身开始发麻,身体已不受控制了。他反应很快,没有去拼命击杀李云逸,也没有爆退出去,而是张开嘴想大喊。
  只要他喊出声,外面的几百军士就会进来,李云逸一样会死。
  可惜…
  他张了张嘴,却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身子软绵绵倒下去的时候。他内心惊骇万分,这到底是什么样的迷药,竟让一个八品武者毫无还手之力?还有,李云逸一个残废,门都没有出过,他去哪弄的迷药?
  聂阳一个小指头都无法动弹,但意识并没有消失,思维依然无比清晰。他四下感应了一番,发现倒地的人都有气息,看来全部都被李云逸给迷翻了?李云逸并没有高手护卫?这些都是他一个人做的?
  “哼!”
  聂阳内心冷笑连连,还好他提前交代好了外面的亲卫统领,只要二十息时间内他不出去,亲卫将会率兵冲进来,到时候乱刀之下,李云逸焉能保全?只要李云逸死了,善后的事总有办法解决。
  “不对——”
  聂阳突然想起一件事,李云逸会模仿他人声音!既然能模仿赵山虎和范匀的声音,肯定也能模仿他的声音。到时候李云逸假传他的军令让外面军士撤离,那就有充裕的时间布置善后了。
  “吱呀。”
  李云逸转动轮椅靠了过来,手中银针缓缓朝聂阳肩颈处刺来。聂阳的头是侧面贴着地的,他眼睁睁看着那根细长的银针扎入他颈椎下面的中堂穴,不是刺了一下,而是连续刺了几下。
  “啊?”
  聂阳感觉浑身剧痛无比,剧痛消失后,他的身体完全失去知觉。
  聂阳惊惧无比,之前他只是感觉全身发麻,现在脑袋以下都失去知觉了,那是不是代表他全身都瘫痪了?
  “你猜的没错。”
  李云逸柔和的声音响起,像是猜到了聂阳所想,专门给他解答般:“聂将军,我刺了你的中堂穴,这里筋脉神经密集,极为复杂,一旦刺中,几乎无解。所以从现在开始,你是一个废人了…”
  聂阳面上青筋毕露,双目怒睁,眼角都快要裂开,目光如刀似剑般死死盯着李云逸,恨意惊天。
  李云逸平静的和聂阳对视,面上古井不波,说道:“很愤怒?想骂娘?想撕了我?抱歉,你没机会了。”
  “冲进去!”
  外面响起一声爆喝,是聂阳亲卫统领的声音。
  聂阳眼中露出一丝狞光,眼睛死死盯着李云逸,似乎在说他没好日子过,李云逸也别想活。
  “呵呵。”
  李云逸淡淡一笑,将银针收起,从袖子内拿出天机壶,手掌在天机壶壶盖上转动起来,转动之下壶盖竟然发出“咔咔咔”的声音。
  待他将壶盖上那个“乾”字对准壶口位置的时候,玉壶蓦然光芒大盛,紧接着一道莫名的气息弥漫而开,好像一只远古异兽苏醒过来了般。
  外面的亲卫统领和几名军士原本已经冲到了门口,此刻却全部停了下来,后面的军士们全都急忙顿住身形。
  这气息,让所有军士都感觉有一座无形的大山压在了他们心头一般,这是一种非常奇特的感觉,却真实存在。如果一定要让他们形容,那就是感觉他们面对是一只异常恐怖的凶兽,而且是比前几天那只九品三瞳血猿还要强大的凶兽。
  所有人内心压抑至极,大气不敢吐出,很多军士后背瞬间都湿透了。
  “这气息!”
  聂阳眸子内闪过一丝异色,他努力斜起眼睛死死盯着李云逸手中的小玉壶,他心里有一种感觉——这小玉壶内貌似藏着一只可比宗师的远古兽王?
  “有可能!”
  聂阳想起之前的那只三瞳血猿,如果这玉壶内有一只兽王的话,那就非常好解释了。兽王的血脉气息能轻松镇压三瞳血猿,那只三瞳血猿匐地跪拜也说得通了。
  那三瞳血猿跪拜的不是李云逸,而是玉壶内的兽王!
  “这是什么灵宝?”
  聂阳实在想不通,东神州上有一些奇宝,还有一些很神奇的灵宝,但他从没有听说有哪种宝物能将一只兽王给收进去的,而且这玉壶那么小,怎么可能装得下一只兽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