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封侯 > 第二百六十五章 寿宴 七

第二百六十五章 寿宴 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徐先图打开纸条,故意露出一个夸张的惊讶神情,大笑道:“简直不可思议,我们大宋人才辈出,文武双全的佳话啊!我宣布第一名,秦州制置使陈庆。”
  
  徐先图话音刚落,中庭顿时一片哗然,陈庆这个名字刚刚才火过一阵子,余兴未尽,结果又出现了,只不过从武变成了文,之前认为陈庆是愣头青的一帮人,心中无法接受了。
  
  一名男子高声问道:“是不是因为陈将军赶走完颜昌有功,所以把第一名给他,以示奖励?”
  
  这话就很难听了,你们不是以才服人,而是内部照顾。
  
  徐先图脸上有些挂不住,他重重咳嗽一声,“请安静!大家听我说完再做判断。”
  
  中庭内渐渐安静下来,这里面恐怕只有吕绣,其他人都有怀疑,毕竟只有吕绣读了这首诗,连李清照都面露惊讶之色。
  
  徐先图继续道:“陈将军写的这首诗叫做《农舍》,是在后宅农舍上唯一的一首诗,写的是春社前后的乡村景象,写得情意真挚,农趣十足,我可以读给大家听,让大家听一听,是否能列为第一。”
  
  徐先图清清嗓子,高声读道:
  
  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箫鼓追随春社近,衣冠简朴古风存。
  
  从今若许闲乘月,拄杖无时夜叩门。
  
  “好!好一个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在场都是识货的文人,这首诗一出,无人不心悦诚服,鼓掌声热烈无比。
  
  徐先图笑着向陈庆招招手,陈庆走了出来,他心中着实惭愧,为讨好佳人抄了一首诗,没想到居然获得第一名,他可不喜欢这种出名。
  
  陈庆硬着头皮走上前,躬身施一礼,“参见大学士!”
  
  “陈将军能不能给我们说说,这诗中一幕是哪里的景象?”
  
  陈庆苦笑道:“这是我儿时的记忆,是因为我在秦州所见,一路上的村庄都变成残垣断壁,百里荒无人烟,心中对往昔十分怀念,故写下此诗!”
  
  中庭内十分安静,陈庆这几句话说的有点扫兴,徐先图打个哈哈,“陈将军忧国忧民,令人敬佩,诗写得很好,第一名乃是众望所归!”
  
  沈该见吕绣看陈庆的目光柔情似水,无限爱恋,心中暗叫不妙,自己唯一的优势就是文,用文才来压陈庆的武艺,现在陈庆的诗居然也压自己一筹,佳人的芳心真的就难以争取了,不能这样认输。
  
  沈该求援地向好友柳环望去,柳环会意地点点头,他来到舅父大学士刘晋身边,对他低声说了几句。
  
  刘晋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沈该,他当然也知道吕颐浩曾经许婚给陈庆之事,现在陈庆压倒了沈该,这倒有趣了。
  
  刘晋轻轻咳嗽一声,对张浚笑道:“我觉得命题诗有点限制三人的才华了,不如放开他们手脚,让他们三人现场各写诗赋词一阙,如何?”
  
  刘晋这个建议倒赢得了大部分在场文人的赞同,毕竟让一个武将夺得诗词大赛第一,他们面子着实有点难看,不等张浚表态,众人一起喝彩起来,“好!好建议!”
  
  张浚看了一眼陈庆,见陈庆神情傲然,丝毫不惧,又看了看吕颐浩,吕颐浩微微点头。
  
  张浚便起身笑道:“昨天官家赐我一颗明珠,大如核桃,那我们就用这颗明珠为彩头,请三位现场各赋词一首,抒发自己的志向,限时一炷香!”
  
  张浚取出一颗圆润无比,散发着莹莹宝光的大珍珠,足有核桃一般大,放在盘子里,所有人都羡慕地望向这颗明珠,要知道一颗珍珠能有麻雀蛋大,就已经很少见了,这颗居然有核桃大,还这么圆润,简直就是世间罕见的至宝。
  
  三名年轻人又重新下场,徐先图笑道:“这次不限制你们,你们各赋词或者写诗一首,虽然没有限制,但写淫词艳丽赋可不行。”
  
  中庭内又是一阵大笑,徐先图一挥手,“限时一炷香,你们开始准备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