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天魔神谭 > 第三部 第四集

第三部 第四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三部第二十七章风雨欲来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亚?平复了一下因体内几近枯竭的精神力,而导致有点晕眩的感觉,这短短的几十分钟,强行的将六大绝招同时也是六大元素的体会感觉,在葛的脑海中模拟出来,耗费的精神力量大大的出乎亚?的意料之外。

    ??亚?原本想要多来个几次,好让葛有多点体会六大元素感觉的机会,但是才刚刚开始施展这种奇特的经验传承方式,亚?就暗暗的大呼不妙了,他完全没想到这种样子的消耗,在短短的几分钟之内,竟然比全力出手所消耗的量,还要来的庞大千百倍,难怪人家常说破坏容易建设难呀!

    ??以他自己所估计的,起码庞大到足够将上千人炸飞的精神异力,竟然光是在葛小小的脑子里面传输那种对六大元素神妙的感觉,就要耗费这么多,使得以亚?之能也不由的吃不消。

    ??不过如此一来,借由亚?的操作而体会到六大元素互动感觉的葛,尽管这只是亚?以精神异力强行模拟出来的,算不得是真正对六大原素有所共鸣反应,但是有此为根基,将来葛要与六大元素产生共鸣,可不知道要比别人容易上万倍,葛的获益可大多了。

    ??不过有一点比较糟糕的是,由于这种与六大元素能量产生共鸣的意识层级,实在是太高了,高到葛在亚?放手之后不到十秒钟,竟然无法再回忆出那种感觉来,只能够让这种曾经有过的感觉,深深的埋藏在心底的深处,万一葛一个不争气的话,自己无法修炼到能够真正以自己的力量,体会那种与六大元素共鸣感觉的程度的话,那么亚?今天所做的,也只是一个笑话罢了!

    ??当然了,被亚?施展了这种元素体会共鸣感觉的葛,对于提升他的实力可是一点好处都没有,打个比方来讲,就好比说葛原先的实力是一潭子水,能够掌握的也就是这一潭子水,而亚?刚刚的作为,便是在葛这一潭子水的外围,隔一段距离再挖出一个比葛这个水潭要宽广上千倍、深上千倍的大洞来。

    ??如果有一天,葛的实力能不断的提升,就好比将原先的水潭子里的水不断的增加,直到水潭再也容不下里面的水,而后溢了出来,横过那层不算宽也不能说窄的隔离层之后,流入了亚?所挖好的大洞当中。

    ??如此一来,葛的实力就好比那多的容纳不下的水潭里的水一样,一瞬间,在拥有更多更广的增长空间之后,由水潭转变成了一个大湖来,自然,实力也就跟着水涨船高,而且还相当的轻松愉快,不过这一切都是建立在葛有办法横越过那到隔离的基础之下。

    ??也因此,就此时此刻来说,葛完全的感受不到自己有任何的改变,除了有点了解到亚?所谓的招式是什么,还有亚?刚刚对他做了很奇妙的事情以外,葛什么也没有获得,他的实力还是原先的那个水潭,既没有增加也没有减少,使得葛忍不住疑惑的看着亚?,心中充满着不解,却不知道这正是亚?所要的。

    ??从生死的狭缝中挣扎生存,亚?倒也不是蔽技自珍,相反的,对于自己的首徒,亚?心里恨不得一口气把他所会的全部教会葛。

    ??只是,先不谈那些高深到已经牵扯到一个人的智慧、心态、精神之类,玄之又玄的,无法诉诸于文字、语言的武技与魔法,亚?有没有这个能力教到让葛完全理解,以及葛有没有办法吸收的问题了,一路跌跌撞撞走过来的亚?比任何人更能够体会得到,有师傅的指点,固然能够减少走相当多的冤枉路是没错,但是相形之下,比起自己一路跌跌撞撞,尽管会弄得自己浑身是伤,但是那亲身体验到的才是真正的至宝呀!

    ??没有跌倒过的人,怎会记得跌倒有多痛?

    ??没有跌倒再爬起来的话,又哪里会知道跌倒后要再爬起来的痛苦?

    ??没有跌倒再爬起来、再跌倒过,又怎会刻骨铭心的记住不要让自己再跌倒呢?

    ??别人的经验永远是别人的,只有自己亲身体会到的才是真的自己的,人说受伤会痛,但是说上千遍万遍,又怎能比得上自己真真正正的受过一次伤要来的记忆深刻呢?

    ??现在的亚?对葛的态度,很像一个告诉了葛前面有一道墙,但是却怂恿着葛去撞一撞那道墙,等着葛痛哭流涕的不良骗子一样,叫人替葛捏上一把冷汗!

    ??对于这些一无所知的葛,心里虽然是充满了无尽的疑问,但是见到亚?对他做了那个相当奇妙的动作之后,就自己又再度的转过身去,面对着那漆黑的天空,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久久不发一语。

    ??看到亚?的样子,葛也知道,今天他是别想要从亚?的嘴里问到什么了,尽管此时他对于亚?刚刚所说的所谓招式,还是充满着疑惑,还是觉得亚?好像话只有说到一半就不再说的吊起他的胃口,对于刚刚的奇妙举动,心里更是充斥着千百个疑问,但是已经是相当的熟知亚?性子的他,也知道亚?是不会再说什么了。

    ??再说,葛跟着亚?这段日子以来,也深深的体会到一点,那就是有时候亚?看似诡异不合理的举动,往往都有着他的含意在其中,只是不知道他自己太笨,还是亚?太高深莫测了,往往要过很长一段时间,他才能够体会到,亚?看似不合理的举动,其实都是再合理不过的了。

    ??不过想归这么想,葛还是心中觉得相当的懊恼,虽然不敢在心里骂亚?,但是葛也知道自己今天是别睡了,亚?刚刚所说的那些所谓招式的理论,那个彷佛感受到了什么,但是仔细一想却什么也记不起来的六大绝招,就足以教葛心痒难耐。

    ??因此,见到亚?再没有说话,葛静悄悄的朝亚?行了一个礼,然后用自己最轻柔的动作缓缓的离开这里,往古城的方向狂奔而去,他等不及想要去试试看亚?那些所谓的招式理论,会带给自己多大的影响了。

    ??就在葛离开之后,忽然,一个虚无飘渺的声音传进了亚?的耳中:“看来,你很看重你这个徒弟呀!不然怎么肯花费这么多的精神力量来造就他!”

    ??声音的主人,身为纯粹魔法师的苏兰不知道怎么办到的,忽然从某个阴暗的角落当中出现,轻飘飘的来到亚?身后半步之处,虚浮在与亚?等高的半空当中。

    ??身为一个再纯粹不过的魔法师,凭着锻炼出来的感应能力,她微妙的察觉到了,亚?此时的精神力量起码失去了一大半,因此在葛离开之后忍不住的出声,同时也现身出来。

    ??似乎是早就已经察觉到了刚刚苏兰的离去并不是真的就离去了,只是找个地方躲起来而已,因此,现在苏兰的突然出声与现身,并未造成亚?的任何异动。

    ??看着亚?并未回答她的话,甚至连头都没有回,苏兰的眼中不由的闪过了一抹黯然,随即又收藏得很好,轻柔的道:“亚?,刚刚忘记把这东西给你了!”说着,苏兰从怀中掏出了一根用某种动物皮包的很紧密的棍状物,直接的往亚?的背后抛了过去。

    ??这一抛,画出了某种叫人感到相当不自然,但是却又矛盾的感觉到好像理应如此的怪异曲线,那是一道明明不该落得这么快,但是偏偏就是这么刚好的,使得这棍状物那么恰好落在亚?背负在后的双手当中。

    ??见到刚刚自己故意忘记没拿出来的东西,已经交到亚?的手中了,苏兰知道自己在没有理由继续留在这里了,眼中掩饰不住的黯然,深深的望了完全没有任何举动的亚?的背影,心里无声的叹了一口气,苏兰慢慢的转过身来,开始远离着亚?。

    ??只是,腾身而起的苏兰却完全没有看到,就在她转身的瞬间,亚?原本随风而飘的头发忽然的不自然飞舞起来,由发梢处开始转换成了一种在月光下会闪耀着神秘银色光辉的奇异物质,同时千万发丝也开始纠缠起来。

    ??纠缠的发梢缠的快散的也不慢,几乎就在纠缠的一瞬间便又立即的分散开来,稍微一个不小心就会错过了亚?发梢的异动。

    ??不过如果看仔细的话便会发现到,当亚?的发梢再度散开之时,一道小巧的银色影子正从纠结的发梢之间冲天而起,此时,亚?的头发早已恢复成原先的苍白了。

    ??银影飞冲至天空当中,随即早一步的赶上了转身离去的苏兰,只听苏兰惊喜的欢呼一声,正面的迎向那道银影,将银影纳入怀中,忍不住的转头轻瞥一眼依旧如石人般的亚?的背影,很快的又转过头来,心中充满着与刚刚的自怜自哀完全相反的雀跃心情,双手轻抚着怀中那正散发着淡淡银色光芒,偶有蓝光闪过的灵巧小鸟--雷羽。

    ??好半晌,苏兰这才依依不舍的放开了怀中的雷羽,让雷羽回归亚?之后,深深的看了亚?孤傲的背影一眼,这才往来路飘去。

    ??心情完全不若表面上那样平静的亚?此时心中充满着无尽的矛盾,明明知道自己对苏兰有的只是姊弟之间的感觉,但是就是无法看到被他心中某部分视为姊姊的苏兰悲苦的模样,使的他往往心软,每一次明明已经下定决心要断绝苏兰这段无望的悲情,偏偏屡屡在最后关头确有忍不住的干出了自己也无法接受的事来。

    ??尽管明知道这样做会让苏兰永保心中的最后一丝希望,同时也等于将苏兰再往下送到更深一层的地狱当中,但是往往他就是无法控制自己,难道,这就是约瑟对于自己扼杀了他的报复吗?

    ??脑海里,不自觉的胡思乱想起来,亚?忍不住的在心中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来,约瑟让他变得更像一个人,但是到底也让他的心变得更软了,这样到底是好还是坏,亚?自己也不知道!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未亮,整个古城当中便传出了相当热闹的气氛,微微的垂下头来,一夜没睡的亚?仔细的看起了现在在他脚底下的广场所上演的一幕。

    ??在亚?正下方的广场上,由葛带头,几乎是不分男女老少,所有人正努力的练着武,他们所练习的东西正是亚?当初所留给葛的那些基本功。

    ??仔细的观察着所有人的一举一动,亚?不由的感叹着,魔族真的是一个得天独厚的种族呀!

    ??那强横的肉体资质让随便一个稍加锻炼过的魔族人就足以抗衡等闲三五个人类的壮汉,再加上魔族一向崇尚武力的飙悍习性,更使的魔族人不断的追卒着强大的力量,如此的一个种族,难怪能够发展出斗气这种足以跟人类高深武学相抗衡的绝学来,也难怪每每提起了魔族,血兽皇总是那幅相当伤脑筋的样子。

    ??不过,再看仔细一点,亚?却不由的相当罕见的皱起了眉头来,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引起了他的不满。

    ??看着底下的魔族人跟着葛一招一式的锻炼着,忽而,亚?的眉头又皱的更深了,此时在亚?的心中是深深的在叹息着,这也许是出于种族天性吧!

    ??看着底下葛所教导流传出来的东西,亚?虽说不出意料之外,但是倒也感到有点失落,原因就在于葛教导给他的族人那些基本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似乎是漏掉了某一小部分,非常重要的小部分。

    ??或者这就是魔族人的本性吧!就连看起来是那么憨厚木讷的葛也无法免俗的保留的某些部分,好让自己可以永远的高于底下的人,往好的方面去想,或者这只是葛一时的私心或下意识的作为,但是这在亚?的眼中也就足以说明了,葛最多也只是一个霸主罢了,而无法成为真正的王者。

    ??如果往坏的方面去想的话,那亚?真的是怀疑起自己决定全力培养葛的决定到底是对还是不对了,尽管视野宽广如亚?之流,他也不想要培养出一个将来的对手,毕竟,亚?目前的所作所为全都是为了要对付外星怪物而积蓄着力量,他可真的不想要因为一个小小的环节疏忽而让自己的一片苦心付诸流水。

    ??轻轻的舒缓着自己的眉宇,亚?决定再观察一段时间,如果说葛不如他意的话,到时候……也许师徒的缘分就到此为止了!

    ??这时候在底下领着族人练功练的浑身发热的葛恐怕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一时的一片小小私心,竟然会让亚?的心思产生了如此重大的变化!

    ??※※※

    ??接下来的半个月,彷佛是暴风雨中的宁静般似的,古城的众人在紧张与积极准备之中,慢慢的流逝着,彷佛一切都很平静,当然,这只是表面罢了。

    ??事实上,在这半个月当中,透过了葛得知亚?所传来的消息之后,级可以说是将全副的精神完全的投注在对抗攻击的各项积极准备当中。

    ??在级的规划与葛的指挥之下,整个古城中葛所拥有的武力正不断的转移调整着,老弱妇孺们不断的失去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来自葛暗中所掌控城镇中,具有强大战斗力的精锐也逐渐的取代了正在训练中的新兵。

    ??对此,亚?一一的看在眼中,只是亚?却始终没有吭过半声。

    ??虽然说对于军事方面的知识亚?并不是很懂,但是最基本的亚?也是知道的,任何一个面对葛现在这种情况的人类而言,最佳的应对方式莫非就是先避其锋,保留自己的实力再另求发展。

    ??不过基于亚?的目的是在培养自己的弟子而并非创造一个傀儡,再加上,葛毕竟是一个魔族人,而非是一个人类,因此,亚?也不想要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在葛的身上,也因而,尽管亚?明知道这种硬碰硬的方式,葛是绝对会吃亏的,但是亚?就是不想要扭曲葛的意志。

    ??所以,现在的亚?几乎可以说是整个古城当中最悠闲的人了,不管古城里人来人往吵的热火朝天,亚?还是静静的窝在葛替他准备的房间里,不知道在作些什么事情!

    ??此外,葛与级对于亚?的态度似乎也有着某种默契在,尽管对于即将来到的战斗心中并没有把握,但是他们除了早晚的问安以外,其余的时间只是一再地加强古城的防御及战前准备,始终没有打扰过亚?。

    ??很快的,随着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古城在葛与级的指挥下,整个变了个样,破旧的残墙被一包包的兽皮沙袋掩没,残败的屋舍被拆成了一块块的巨石充当投石器的弹药,原本就松软的沙漠更因底下被挖了一圈的地洞而变成了一踏就陷的陷阱,整个古城虽然说不上固若金汤,但是倒也不容小觑。

    ??然后……在某天的傍晚,伴随着一点红光从夜空落到古城当中,伴随着红光而来的是无尽的战斗气息……

    ??※※※

    ??“朱雀,他们确定已经来了吗?”

    ??站在匆忙堆起的沙袋城墙上方远眺东方,难掩心中那种混杂着兴奋与恐惧的机动,略微颤抖的声音充分的表露出葛此时的心情,他询问着正站在他右肩上正整理自己羽毛的火红小鸟朱雀。

    ??停止了自己的动作,睁着一双火红的小眼,朱雀有点无奈的说道:“葛呀!这已经是你这半个小时来第五次问我了!”

    ??偏着头,朱雀忽然叹气道:“唉!葛,如果你在这样紧张下去的话,我看也不用等到明天早上人家过来打你了,你恐怕现在就会被自己的紧张给打倒了!”

    ??听到朱雀的话,葛不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长长的吐了出来,好半晌,葛涨蓝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苦笑,抬起了自己因紧紧的交握而微微颤抖的双手,无奈的道:“我…我也知道,但是,我越想要平静,心里不知怎么的就越是觉得紧张,我控制不住自己呀!”

    ??也难怪葛会如此紧张了!

    ??朱雀不禁又是一叹,再怎么说,葛毕竟也还只是一个魔族少年而已,好不容易已经有了这么一番相当不容易的局面,但是现在却又要面对着可能……不!应该说是百分之九九的机会会让他一败涂地的决战,恐怕这场战斗过后,就算葛能够活下来也会一无所有了吧!

    ??一想到这,朱雀忍不住的偏过头去瞪了背后阴暗的古城某一个角落一眼,它实在是一点也想不透亚?现在到底是在想什么?

    ??明明知道自己的宝贝徒弟现在正面临着生死存亡的关头,就算不为自己的徒弟着想,也该为自己来这魔族大陆的目的着想吧!

    ??可是这半个多月以来,亚?却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连它也不准进去,也不知道是在干些什么事情?对于葛的危机一点也没有表示,一直到现在,要不是它好心的替葛去侦察的话,恐怕明天早上葛他们一起床就会发现脖子上已经被架上钢刀了,真的是想不通亚?的想法。

    ??就在朱雀暗暗咬牙,葛努力控制着自己心中逐渐沸腾的思绪的同时,忽然,一抹雪白的影子从天而降,乍逢变故的葛整个傻住了,尽管已经察觉到头顶上传来异响,但是疾若闪电的白影速度快的叫葛还来不及反应便眼睁睁的看着白影直直的落在他的跟前。

    ??在这同时,一股阴厉有若实质可怕杀气从头顶上以着一种扑天盖地的声势直直的落在葛的头上,被这股杀气所摄,葛的脑海中顿时一阵空白,彷佛整个人化成了一座石像般的凝住了。

    ??万幸的是,这股无比可怕的杀气来的猛烈去的也快速,几乎就在一触之间,随即消逝无踪,但是葛却也呆了三四秒钟这才正常过来。

    ??一恢复正常,葛故不得其他,猛的抬头一看,映入眼中的却只是一片漆黑中闪烁着万点繁星的美丽夜空,除此外,什么也没有了!

    ??低下头来,发觉自己浑身颤抖不止的葛忽然看到了在跟前有一把长足二公尺的雪白色巨剑。

    ??略带迟疑着,葛缓缓的伸出手来握住了跟前的巨剑,将它从浮沙中拔了出来,相当出乎意料的轻盈,心里暗暗的称奇着,葛打量着手中的巨剑,不!这把微带流线,单边开锋,彷佛是一体成形,通体雪白,不知道是由何种物体所打造的巨剑与其说是剑倒不如说是一把巨刀。

    ??看似粗糙的刀身却彷佛隐藏着强大的力量,一体成形的刀上虽然没有任何的花纹饰物却更让人离不开眼睛,彷佛这把刀本来就不需要有任何的装饰,轻轻的挥动,当刀尖划过脚边的浮沙却留下了一道醒目的刀口,彷佛连浮沙也为之一刀两断。

    ??几乎就在一瞬间,葛已经爱上了这把粗糙的刀所展现出来的粗豪与锐利,这才是真正一把具有阳刚与杀气的战刃,而且,最教葛无比欣喜的是,这把刀的尺寸彷佛就像是专门为他而打造似的,让他挥舞起来显的是那么的顺手而流畅,直教葛久久不忍释手。

    ??而此时,沉浸在手中巨刀之中的葛全然忘记了刚刚那场古怪的杀气,也忘记了刚刚紧绷的情绪,在他的心中眼中,除了手中的刀以外,再也没有任何的事物存在着。

    ??忽然,一阵清脆的声音在葛的耳边响了起来,打破了葛那彷佛着了魔似的思绪,唤回了葛的心神。

    ??完全不理会回过神来的葛那略带责怪的眼光,朱雀伸出了一边的翅膀,若人般的遮掩起自己不断发出笑声的尖喙,看起来相当的有趣。

    ??好不容易笑完了,朱雀忽然从葛的肩上跃起,展开双翅在半空中顿了顿,彷佛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再说给葛听般的说道:“呵呵!还真以为你是铁石心肠呢!原来是用这种方法,还真的是有你的!”

    ??说着,朱雀忽然猛一个拔高,火红而娇小的身影很快的就消失在那漆黑的天际当中。

    ??葛本能的抬头看了一下朱雀消失的方向,嘴里喃喃的念了一句不知什么的话,忍不住的低头又再度的打量起手中那把让他爱不释手的长刀来。

    ??兴奋之余,葛忍不住唰唰的挥舞手中长刀耍了几下,心里暗暗的念道:“有这把长刀的话,那明天我对付那些人岂不是手到擒来!”

    ??一想到这,葛猛的心中一颤,连忙抬头看着彷佛空无一物的夜空,忽然,葛将手中的长刀平托在两手之间,高举过头,单膝跪地,恭恭敬敬的说道:“老师,学生知道您的用意了,请您放心,学生会用这把长刀开创出自己的理想来的。”

    ??原来在那一瞬间,葛终于想起了刚刚那股叫他胆战心惊的杀气是来自何人,也发现到自己在那股堪称恐怖到极点的杀气洗礼之下,心中以不再有最初的紧张与恐惧了,而且,他也想通了,除了他的老师亚?之外,有谁能够打造出这样一把如此适合他使用的长刀来?

    ??因此,一想通了这几点,葛心中这时真的是充满着对亚?的崇敬,一扫当初那因亚?不闻不问的态度而暗暗升起的埋怨心态。

    ??就在葛恭恭敬敬的施礼的同时,朱雀以冲往上冲飞到三千公尺的高空当中了,映入朱雀火红双眼中,那是一个虚浮于朵朵云彩上,一身宽敞黑袍,一头银白长发随风舞动的背影。

    ??闷不吭声的,朱雀静静的落在那有着无比漆黑背影的肩上,忽然用力的往那人的耳垂一啄,有点生气到:“我还以为你真的是对自己的徒弟什么都不管了呢!”

    ??那黑衣人,亚?,对于朱雀的一啄彷若未觉,只是淡淡的伸手往面前一指。

    ??朱雀疑惑的顺着亚?手指的方向,除了一片银白的沙漠之外,什么也没有,它不太能体会亚?的意思,偏过头来,楞楞的看着亚?。

    ??似乎是带着某种不祥的味道,亚?淡淡的说道:“在那里,我感觉到有两个不错的对手!”

    ??不错的对手?

    ??朱雀先是一愣,随即瞪大了眼睛看着亚?的侧脸,以亚?的实力,能够让亚?称之为不错的对手那几乎可以说高强的敌人了,朱雀并没有问亚?为什么会知道那里有两个不错的对手的原因,因为它早已经知道了,在异变之后,亚?虽然受到了某些的限制,但是某些方面也显的相当的不可思议,而在诸多不可思议当中,最叫太始与它感觉到不可思议的便是亚?原先所具有的那种天生对危险的直觉。

    ??原本,亚?那种对危险的直觉本来就已经相当的不可思议了,没想到的是,在异变之后,亚?的这种直觉甚至达到了彷佛是未卜先知的地步,这种感觉让亚?轻而易举的就感觉到在这颗星球上所有对亚?能够有所威胁的存在,当然了,也因为这种变态般的灵敏直觉,才会促使亚?在这种相当不适的情况下渡海过洋来到魔族大陆。

    ??而现在,朱雀从亚?的口中竟然听到了它最不想听到的字眼,这使的朱雀心中直叫不妙,毕竟,在这世界上,除了亚?自己本身以外,也就只有它与太始才晓得,亚?现在其实只能够发挥出他原本三成不到的力量,甚至,亚?向来仗以为傲的精神异力更是不能轻易动用,否则,一旦动用的结果便有如半个月前那样,只是单纯的在葛的脑海中模拟出六大能量的感受便让亚?足足休息了半个月才恢复过来的后果。

    ??而现在,朱雀更是清楚,亚?所谓的不错应该是以他的全部实力为衡量标准的,换句话说,以亚?现在的情况,那二个所谓不错的敌人肯定不是现在的亚?所能够对付的了的。

    ??不过话说回来,能够让亚?称之为不错的对手以这个大陆上的人来说,肯定是那十六个高手中的高手的斗神中人了,否则,就算是亚?只剩三成的实力,也绝对不是一般的人所能够对抗的了的,但也正因为如此,朱雀更是忧心忡忡。

    ??轻轻的笑了一声,亚?尔雅又充满的无尽自信的说道:“朱雀,别担心,就算是我现在只有三成的实力,就算对方是斗神中人,我也不会放在眼里的!”

    ??的确,以亚?的成就而言,就算现在亚?身上的真气与精神异力全部都消失,他也绝对不是一个可以任人欺凌的人,更何况亚?还能够发挥出三成的力量来,身边也还有它这一个太古四大圣兽之一的南方朱雀陪伴着,它实在是不需要担心,只是不知怎么的,朱雀还是难掩心中的忧虑。

    ??虽然心中隐含忧思,但是再听到了亚?的话之后,朱雀也不再说什么了,只是静静的站在亚?的肩膀上,陪着亚?一起欣赏这沙漠的夜景。

    第三部第二十八章古城风云

    ??当初升的朝阳绽放出第一缕的署光、划破了漆黑的夜晚之时,原本该是空无一人的死亡沙漠盆地上,忽然出现了大量的人影,仔细一瞧,这些人影分成了两个部分,分别从沙漠古城一左一右的方向寂静而快速的往沙漠中的某一点汇集着。

    ??当朝阳完全的露出了地平线之外的同时,来自左边的先头人员已经来到了亚?与葛等人所居住的古城之外,紧接着右边的人也到达了古城,两方面的人马似乎是有默契似的,依照来临的方向,一左一右的默默的成一个包围的阵势,圈绕在古城四周。

    ??而相当奇怪的是明明已经成包围之势,可是这双方的人马却完全没有任何动静,既不进城也不出声,就这么默默的站在古城的四周。

    ??突然,古城中传出了一阵相当刺耳难听的尖锐呼啸声,一听就知道是某种警讯声音。

    ??紧随着这尖锐的呼啸声之后,古城周围那由原本残存的壁垒,以及临时沙袋堆成的护墙上,开始出现了一个个紧密排在一起的身影。

    ??仔细一瞧,整整围绕古城护墙一大圈的身影,足足有三四千人左右,而且,透过护墙上的人影往古城中望去,似乎还有不少的身影不断晃动着,似乎目前在这古城当中的人员最少有七八千人,但是比起了包围在古城四周双方合起来的二万多人,明显的古城一方的人数处于劣势。

    ??当护墙上的人一个个出现的同时,古城临时设立起来的石门也被推了开来,几个人影从石门中慢慢的走出来,仔细的一看,不正是葛与级还有几个看起来相当粗壮的保镖行人物。

    ??葛等人一行十个人离开石门后,来到了距离包围古城众人与石门之间的中央之处停下了脚步,级轻咳一声,往前一跨,站在葛右前方半步之处,张口大声的说道:“黑阳族头目级,在此有请比里?鞑孔逵氚?ú孔宥飞癖洗铮?胛易迨铣じ鸨洗锘崦妫

    ??似乎是存心要在众人的面前显一显本事,因此级一出声便夹带着深厚的斗气传声,短短的一句话有如九天轰雷般,震得敌我双方没有一丝心理准备的人一阵耳鸣!

    ??果然,级这一显本领,顿时叫比里?鞑孔逵氚?ú孔宓娜斯文肯嗫矗??遥???档哪谌荩??且?帽景舶簿簿驳牧凶永铮?欢系拇?鑫宋宋说奶致凵?础

    ??原来,级的这一番开场白可是大有学问的。

    ??固然,级藉由这段话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大大的超乎了大部分比里?鞑孔逵氚?ú孔迦说南胂瘢??钦嬲?写蠹胰绱耸??脑?颍?丛谟诩端?ǔ龅暮谘糇逯?迕?

    ??要知道,在这个魔族大陆上虽然说部族成千上万,甚至可能百人以下的小部族存在,但是,在这种场合里面报出自己的族名来,那等于是表示出这事一场部族与部族之间的战斗,唯一的结果不是被灭族,便是征服其他族群。

    ??但是这比里?鞑孔逵氚?ú孔逵制袷且话愕牟孔澹克?强墒钦?瞿ё宕舐缴吓判星拔宓拇蟛孔逯械拇蟛孔澹?缃瘢?饷匆桓雒?痪??男〔孔澹?谡庵殖『侠锩婢谷还?坏慕锌?约旱淖迕??庋?癫皇亲哉宜缆罚

    ??当然了,在比里?鞑孔逵氚?ú孔辶??敝械拿恳桓鋈诵哪恐卸?裕?凑?馊翰恢?蚰睦吹牧髅瘢?缤硪?烙谒?侵?郑?遣皇且桓霾孔逡裁挥卸啻蟮挠跋臁

    ??但是与在场的一干小兵的心里想法完全两回事,隐藏在人群角落当中的两个人,心里面可惊疑不定。

    ??在队伍当中,比里?鞑孔宓闹赜氚?ú孔宓难祝?飞竦攘饺苏?歉鞑孔宓牧焱啡耍?砦?孔謇锩娴耐纺浚?劢缱匀皇潜绕渌?”?且?呱喜恢?嗌俦读耍??耸保??腔拐娴氖怯锌嗨挡怀隼础

    ??原本,他们也只是单纯的以为在这里聚集了一群流浪族民,他们不知道是什么用了方法,竟然有办法控制他们所属部族在这附近的城镇,再加上某个原因,使得他们受命前来讨伐这群流浪族民,只是现在可好了,原本的讨伐流浪族民升级成了部族间的对抗,这下事情可不妙了。

    ??不论是比里?鞑孔宓闹兀?飞褚埠茫?故前?ú孔宓难祝?飞褚埠茫?砦?孔謇锩媸?皇??娜宋铮?比皇敲獠涣擞新识佑肫渌?孔褰徽降木?椋?惨虼耍??遣攀钦嬲?南?茫?址ヒ蝗毫骼俗迕裼氩孔逯?涞亩钥怪?涞某潭龋?嗖钣卸啻蟆

    ??说明白点,讨伐流浪族民面对的只是一群游兵散勇的丧家之犬,而与一个部族正面开战,往往最后的结果,便是其中一个部族全灭的局面,其间到底有多大的差距不言可知了。

    ??不过当然了,既然今天重与炎有办法站在这里,这表示以往他们在部族之间的战斗,都是属于胜利者的一方,也因此,对于讨伐流浪族民变成了对抗一个部族这一件事,他们的心中是吃惊多于畏惧,或者应该说是对于麻烦等级的提升而感到厌烦的感觉,倒也不怎么担心。

    ??毕竟再怎么说,眼前这个所谓的黑阳族根本就名不经传,甚至在今天之前,连听都没听过,搞不好,甚至只是这群不知死活的流浪族民临时编出来的,根本就不可能会有一般部族所具备的团聚心在其中。

    ??在几乎同时间获得了相似的结论之后,重与炎不约而同的走出了队伍当中,就算他们心中暗笑,但是毕竟人家都已经叫出了部族名字来了,他们也不好不回应,免得手底下的人误认他们胆怯。

    ??看着两个体型粗壮,几乎高过旁边众人一个头,浑身满意杀气的人从队列中走出来,葛心中一方面欣喜级的计策有用,一方面却又忍不住紧张起来。

    ??原来,正如重与炎心中所猜测的一样,级口中的黑阳族正式诞生不过才在昨晚而已,可以说,在级还没说出来之前,黑阳族的称号仅存在于葛所属一方的人马当中而已。

    ??而级之所以会临时的编出这么一个黑阳族,最主要的原因,便是在于级在经过几天几夜的思考之后,他发现到,无论如何的安排,葛所属的一方,面对着比里?鞑孔逵氚?ú孔宓牧?瞎ゴ颍??允敲挥惺に愕模

    ??而且,级最担心的还不止于此,曾经带领着流浪族民在这块大陆上到处流窜的他,深深的了解一点,就算实力再怎样的提升,流浪族民就是流浪族民,如果占优势的话还好,一旦屈居劣势,完全没有向心力的流浪族民,绝对会是一群胆小的老鼠,见影就逃!

    ??而这一次的战斗,还没打之前,不论是他也好、葛也好,甚至是其他所有人全都知道,自己这边绝对是处于劣势的一方,因此,光是看古城中备战的战士们无精打采的表情,不用真正打也知道,一旦真的开战,恐怕最先逃跑的便是他们了。

    ??深知此事非同小可的级,在与葛连续商量了好几晚,最后,级一咬牙的建议葛,干脆就此成立属于他们自己的部族,争取战士们对于自己一方的部族认同感,虽然说级对于这临时成立的部族,能够带给他们手底下的战士们有多少的认同感也没有任何的把握,但是总比让手底下的战士们还认定自己一方是最低下的流浪族民,要来的好吧!

    ??除此外,以部族的名义与比里?鞑孔逵氚?ú孔褰徽剑?褂懈龊么γ?蔷褪撬?强梢匝??痴蕉贩绞剑?嗌倜植挂幌抡搅ι儆谌思业娜醯恪

    ??所谓部族间的正统战斗,说穿了,便是将对将、兵对兵的战斗方式,不管是哪种先哪种后,对于葛一方来讲,实在是都有很大的好处。

    ??首先来说,以部族的名义来对抗的话,比里?鞑孔逵氚?ú孔迨票夭荒茉倭?止セ魉?牵?荒芄灰桓鼋幼乓桓隼矗?僭趺唇玻?德终阶芤?缺晃?估吹暮冒桑?绕涫撬?堑谋?ω?揪椭挥辛礁霾孔辶?媳?σ话氩坏降那榭鱿隆

    ??再则,葛与级虽然自认为比不上重与炎这两个斗神,但是在亚?的训练下,他们还是有自信就算是失败,起码也不会丧命的把握。

    ??另外一点,级与葛都一样,对于精心训练的手底下战士,他们有信心,绝对可以用实力来弥补战力不足的遗憾,当然了,这一点是要他们手底下的战士肯拼才有用,所以又牵扯到向心力的问题了,这点也是级与葛最没有把握的一点。

    ??话说回来,再退一万步来讲,今天比里?鞑孔逵氚?ú孔灏诿鞯木褪且?呙鹚?牵?笥液崾?歉鏊雷郑?肫湔庋??蝗缍乃?鲆话眩?圆孔宓拿?謇凑蕉罚?淞耍?凑?撬酪裁徊睿?蛞挥?说幕埃?恰?

    ??因而,今天葛与级才会毫不犹豫的以部族的名义来宣战来。

    ??※※※

    ??看着重与炎这两个名闻遐迩的斗神,夹带着让人生畏的气势缓缓的来到自己的面前,不知怎么的,葛忽然发现到刚刚自己的紧张心情,好像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现在竟然相当奇特的平静着,隐约间,还夹带着某种彷佛是期待着的淡淡兴奋的感觉。

    ??仔细的打量着重与炎,眼前这两个斗神块头似乎是差不多,但是给人的感觉却迥然不同,站在右手边的那一个,浑身充满着威严,彷佛是大山般的,不知不觉间叫人有种不得不以一种仰视的心情去看待他。

    ??左手边的那一个,虽然不像右手边的那一个那样具有无比的威严神态,但是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却是有种沙漠中炎热太阳的感受,尽管只是轻松的从人群中站出来,级与葛却还是能够感受到那股相当炙热的威迫感。

    ??重与炎两人互望一眼之后,似乎是取得了某种共识,重转过头来朝着级与葛点点头,声如其魔,粗野而宏亮的说道:“小子,你有种,竟然敢大言不惭的提出这种要求,那好,冲着你有这胆量,我就成全你吧!让你死的痛快一点!”

    ??说着,重正待往前跨步正式接下葛等一方的约战时,一旁的炎忽然伸手拦住了重的动作,淡淡的说道:“重老兄,你先等一下,凡事总有个先来后到的,我想我们还是说个清楚才好!

    ??“本来嘛,今天我们两族聚集在这里,目的是为了要找这几个不长眼的东西教训一顿也就罢了!但是呢!人家既然已经提出这部族氏长的身分,我们总也不好失礼才是,你说是不是?”

    ??原本,不是冤家不聚头的重与炎分属两个部族,以往也不是没碰过面,但是说起交情来嘛!见一次打一次,能有多少交情?

    ??今天分别率人聚在这里,虽然在各自氏长的命令之下,倒不至于会先打起来,但是也是摆出了一副相看两相厌,各行其是的态势,虽然认为葛等人不足为虑,但是有自己最大对头在场,那可不一样了,隐隐间有彼此较量的意味甚浓,刚刚重之所以会抢先发话,也是基于这原因。

    ??而今重被炎这么一阻挡,原本有要发怒的迹象,偏偏炎说的又急又快,而且说出来的话又是根据部族对抗必有原因的死理来抓,让重根本没有理由来阻挡炎的发言,只能悻悻的等着后来居上的炎发完话再来说了。

    ??知道重已经被自己的一番话扣死,不会再抢锋头了,炎此时一反刚刚又急又快的语调,眼中精光一闪,看了抬头挺胸,看起来相当雄壮威武,但是却还未曾发过只字片语的葛一眼,慢条斯理的说道:“不如我先自我介绍好了,可是黑阳族氏长葛毕达当面,在下爱浓部族的头目炎!”

    ??一旁的重也不甘示弱的说道:“比里?鞑孔逋纺恐兀

    ??虽然明知道对方的身分,但此时真的听对方说出来,包含所有人在内,葛一方的人不禁心中一跳,毕竟斗神的威名深入民心,平常一个都很难见,而现在却一口气出现了两个在自己面前,最要命的是,两个斗神却又是敌对的一方,所有人的呼吸忍不住的变重起来。

    ??看到级在炎与重分别发话之后便悄悄的往后退一步,落在自己半肩之后,葛知道此时应该是自己出面的时候了。

    ??在无法顾及身后众人在真正面对两个斗神时的心中想法如何,葛往前跨了一步,略微扬起头来,带点傲气的说道:“我是黑阳族氏长葛,不知两位头目为何引兵来我黑阳族领地?”

    ??对于葛有点倨傲的态度,炎与重倒也神情相当的平和,对于以部族为重的魔族而言,就算明知道葛这个黑阳族是临时拼凑起来不入流小部族,身为头目的他们,在身分上还是比葛这个氏长要矮上一截,因此葛如果连这么一点傲气都没有的话,恐怕刚刚由级所提出的,让他们赞赏的部族对抗的勇气所赢得的一点好感,反而会被消磨掉。

    ??炎有点赞赏的看着葛,自顾的说道:“早先,我爱浓一族先是接到手底下的人回报说,在我们的领地中出现了一个相当高强的人族高手,承蒙那位人族高手所赐,本族似乎有几个家伙收到他的礼物!

    ??“据我们所知,那个人族的高手似乎是与……贵族相当的亲近呀!”

    ??好像对于黑阳族的出头还是有点不太习惯,因此炎在提及葛等组成的部族时,还是有点怪怪的感觉。

    ??听到了炎怪怪的语调,葛与级不禁相视一眼,看来他们似乎是有点会错意了,爱浓族似乎不是因为他们在暗地里吃下他们的势力,来找麻烦的?

    ??同一时间,在古城中央部位的某栋阴暗房间当中,透过了朱雀传过来的心灵通讯,将葛等人的言行一一听在耳里的亚?,脸上不禁露出了相当尴尬的苦笑。

    ??搞了老半天,原来人家是冲着他来的,今天葛等人可以说完全是因为他的缘故,而导致实力提早暴露出来的。

    ??想了想,亚?忽然从端坐慢慢的站起来。

    ??毕竟,自己惹来的麻烦还是得自己去解决呀!让别人去替自己承担这个责任毕竟不太好,尤其是那个人还是自己的开山大弟子!

    ??也许,此刻在城外正绞尽脑汁要掩饰自己一方真正的实力与目的葛,如果可以得知亚?已经改变了自己的想法的话,一定会相当的高兴,毕竟,在他的心中,亚?所代表的就是无可匹敌的无敌。

    ??当亚?慢慢的来到了古城外的阴暗角落时,葛已经开始与另外一族比里?髯宓闹嘏侍钙鹄戳耍?又氐目谥谢裰??壤?髯宓木????曰岬秸饫锏脑?颍???慕谈鹩爰犊嘈α??

    ??比里?髯宓闹刂??曰崃毂?创耍?荡┝耍?故茄瞧[所惹下的祸!

    ??原来最初开始时,是因为比里?鞑孔逶诓炀醯桨?ú孔逵械鞅?步?募o笫保?笠晕??ú孔迨窍胍?俣鹊奶羝鹫蕉耍?沟帽壤?鞑孔逡哺?哦杂φ目?技?斜?α

    ??同样的再获知到比里?鞑孔宓亩?髦?螅??苊庖?鸩槐芤?奈蠡嵊胝蕉耍??ú孔辶?φ呐汕彩拐咔巴?壤?鞑孔澹?鲜档慕?约翰孔宓鞅?脑?颍?嫠吡吮壤?鞑孔濉

    ??在获知竟然有一个外来的人类,将爱浓部族中的人给打的七零八落的,虽然那些只是最弱小的基础士兵而已,但是长久以来魔族所接触的全都是一些人类商人,面对着比人类商人的武力要高上不知多少实力的人族高手,比里?鞑孔逶谝环矫娓行巳ぃ?环矫嬉彩桥掳?ú孔迨羌俳枵饣?崂赐迪??牵?虼嗽谟氚?ú孔逍?讨?拢??矫娓髋梢幻?飞窦丁⒁煌蛎??袷勘??袄椿峄崮歉鋈死喔呤帧

    ??在听完了爱浓与比里?鞑孔謇创说睦碛芍?螅?鹩爰都负醵隙ǎ?歉鏊?缴衩氐娜俗甯呤郑?褪撬?撬?鲜兜难瞧[了,只是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引起两个部族这么大的反应。

    ??其实说实在的,以重与炎的立场而言,与其说是来会会亚?这个人族高手,倒不如说这已经是演变成两部族、斗神之间彼此较劲的一种手段了,真正对亚?这个人族,以及意外出现的黑阳部族,并未真的就放在眼里。

    ??正当亚?想要露面时,在场中,炎忽然大声的叫道:“好了,现在话也说了,咱们也该正式来了吧!”

    ??此话一出,除了葛一方的人马以外,其余的分属爱浓及比里?鞑孔宓娜耍??夹朔艿母呱?敖衅鹄矗??厮淙挥械悴宦?自谒?敫鸬热怂祷笆辈寤埃??呛枚返奶煨裕?泊偈怪夭⒉环炊匝椎慕ㄒ椤

    ??而在听到了炎的话之后,阴影中的亚?忽然把那已经跨出来的脚收了回去。

    ??原来,他是想要趁机看看自己的弟子对于危机的处理态度,同时心中也有种想法,他想看看在同样的基础下,运用他人族智慧所训练出来的士兵,与其他势力的对手对抗下,到底是魔族的还是他人族的武学高?

    ??且不管阴影中亚?的反应如何,在场中,听到炎与重已经把话挑明的葛与级,倒也没有多说废话,只见级伸手一挥,瞬时,原本站列在他与葛背后的那数十名精心训练出来的亲卫,瞬时往前一冲,在葛与级面前一字排开面对着两大部族的联军。

    ??看到亲卫们相当俐落的动作,炎与重不由的一愕。

    ??身经百战的他们自然是可以看得出来,葛与级所属的亲卫们都是经过严格训练出来的好手,一点也不比自己部族里头的精锐差到哪。

    ??看出了这一点以后,炎与重不禁收起了心中的轻视,能够训练、拥有这样一批好手的部族,恐怕不是想像中的三流部族。

    ??顿时,在炎与重的心目中,葛等人的身价高了不少。

    ??两两相望,炎与重忽然浑身爆发出炙烈的红、黄色斗气来,猛烈的斗气卷起了地上的沙尘,在两人的外围形成了一个人工的龙卷风,那刚烈的杀气更是赤裸裸的由呼啸的龙卷风中传了出来,猛烈的往葛等人的方向奔袭而去,首当其冲的便是那一字排开的亲卫们了。

    ??面对来自两大斗神所散发出来的猛烈斗气与杀气,亲卫们总算没有教葛失望,虽然还是被这杀气逼的往后退了好几步,但是还是依旧站的笔挺,甚至有好几个还不经意的流露一种极度想要挑战的神态来。

    ??阴影中,亚?忍不住的点点头,要知道以这两个斗神所散发出来的气势,在奇武大陆中已经称的上是超一流的高手了,据亚?的估计,起码比当初铁血团团长盖赤要高上那么两三筹的功力。

    ??而这些亲卫,在半年前只不过是魔族当中最低等级的士兵,在被他收服后训练半年之下,竟然已经有可以抗衡两大斗神杀气的实力,倒也真的让亚?有点嫉妒魔族人素质的强横。

    ??当然了,如果真打起来的话,别说两大斗神了,这些亲卫们恐怕不够任一个斗神一口吞的分,但是起码半年有这样的一个成绩,亚?已经相当满意了。

    ??而显然的,不但亚?相当的满意,就连炎与重也一样相当的满意,因为,在那狂爆的龙卷风当中,传出了两声相当豪迈的笑声来。

    ??几乎就在笑声传出来的同时,原本猛烈的龙卷风忽然的消失无踪了,只见被刮起了一层沙子的圆形图样当中,炎与重这两个斗神相视哈哈大笑着,他们实在是太满意了。

    ??原本认为相当无聊的一件事情,发展至今虽然已经超出了他们的预期,但是眼前这一批亲卫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却更让他们大大的兴奋起来,无限的挑起他们的好斗天性来。

    ??要知道,一个部族的强盛与否,除了族中的高手数量以及族里的人口数多寡以外,一般士兵的实力高低,是最能够表现出一个部族潜藏实力来的,而身为氏长身边的亲卫,更是士兵当中最能够表现出平均实力的精锐。

    ??而显然的,这些亲卫们所表现出来的实力,让在场无论敌我都相当的满意。

    ??不再多说什么,炎大喊一声:“出来几个人跟人家好好的玩一玩!”

    ??炎的话一说完,从爱浓部族当中顿时出还了几十个身影,同样在炎与重的面前一字排开,正好与葛的亲卫一个对一个。

    ??听到了炎抢先一步的叫出自己的人来,重不禁有点扼腕自己反应慢了一点,不过回头想想,毕竟这一场战斗是人家爱浓部族主战,自己一方只是来凑个热闹罢了,因此也不是很在意。

    ??反正他对爱浓部族的实力同样的了解,一样可以从爱浓部族的精兵与葛的亲卫们战斗当中,看出葛等的实力来。

    ??不过……

    ??眼光轻轻的扫过了站在亲卫后方的葛与级两人,重露出了一个混杂着兴奋与期待的狰狞笑容,下一场应该是要换他了吧!

    ??不需要葛与炎的命令,当爱浓部族所属的人马站定位之后,不约而同的狂喝一声,葛所属的亲卫以及爱浓部族的士兵,随即往自己面前的对手袭杀过去。

    ??而来自双方基层的成员彼此这一交手,马上可以看出葛一方的与众不同来了。

    ??以爱浓部族一方来讲,不过是平分魔族大陆的五大部族的大族,能够派出来做开战(注)的,果然都是士兵当中的佼佼者,看他们如电般敏捷的身手,轰雷般的力量,一拳一脚莫不是充满着豪爽的气势,一拳就是一拳,一腿就是一腿,百分之百以力破敌的魔族招式,有着某种出人意料之外的光明正大感觉。

    ??相较于爱浓部族所属那大开大阖、直来直往的攻击方式,葛所属的亲卫们可狡猾多了。

    ??亲卫们不断的用着奇妙而灵巧的招式,在自己对手的四周团团转着,每一个亲卫都像条刁钻狠辣的毒蛇般,对于对手的攻击往往都是先退避,然后一旦看见了对手的招式空隙,便狠狠的加以攻击,往往十下可以打中个七八下。

    ??不过再怎么说,亲卫们真正接受训练也不过短短的半年时间,根本无法与对手长年训练出来的厚实底子相较,不过透过了那与众不同的奇妙而灵巧的招式,倒也跟爱浓部族所属的精兵们打的有声有色的。

    ??而在后方看着场中打斗的炎,则是一脸凝重的看着自己的人慢慢的从占上风,到现在已经逐渐的显露出败象来。

    ??虽然之前已经知道这个不知哪来的黑阳部族实力,看起来好像不错的样子,但是炎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些家伙竟然强到这样的一个程度。

    ??看似软绵无力的拳脚,在多次的打击之后,逐渐的在自己亲兵身上显现出效果来,而偏偏自己亲兵那强而有力的拳头,却往往无法有效的打中那些亲卫,此起彼落之下,恐怕自己的亲兵会全数落败。

    ??就在炎伤脑筋的时候,一旁的重忽然走到他旁边,同样口气凝重的说道:“看来这个黑阳部族,真的是跟那个神秘的人族高手有所关连。”

    ??瞪大了眼睛,炎毫不客气的问道:“这话怎么说?”

    ??重叹气道:“年轻时候,我曾经碰过一个人族的高手,也与那个高手交手过……”眼中流露出了回忆的神色,重缓缓道:“在与那个人族高手交手的时候,我就发现到,人族是一个相当狡猾的种族,连带的,他们的表现出来的招式也是相当的狡猾,不像我们圣族这样直来直往、充满着无畏的气势。

    ??“那个人族高手使用着相当奇妙而且灵巧的招式,躲避着我的攻击,而且总是在我攻击之后,趁着我出手之间的空隙反咬一口,那个时候,我可是花了相当的精力,才把那个人族的高手给打败了!”

    ??听到了重这样一说,炎马上就能体会出眼前这黑阳族果然是如此,如果要说他们与那个人族的高手没什么关系的话,恐怕谁也不敢相信!”

    ??一想到这,炎忍不住的心情沉重起来。

    ??他真的不知道,那个神秘的人族高手培养出这么一群圣族子弟,有什么阴谋,毕竟,人族向来都是以奸诈狡猾出了名的,这点从圣族商人与他们人族商人交易时往往吃亏上,可以看得出来。

    ??心中一动,炎直直的望着重道:“那你的意思是?”

    ??重收回了看着斗场中的眼光,回视着炎道:“我就不相信你会不知道,眼前这一场战斗,已经不再是单纯的部族之间的战斗了。”

    ??炎同意道:“你说的没错,以往,虽然听说有族人会个一招两式的人族武学,但是从来没听说过,有族人真的完全获得了人族的武学,而现在……

    ??“光从眼前看来就知道,这黑阳族不但全部师承人族的武学,而且看样子,都已经成为一个有着一定战斗力的部族了,看来那个神秘的人族高手心中恐怕打着不知什么主意,肯定是对我族有所不利!”

    ??互望一眼,肯定了彼此之间的想法之后,炎与重分别的返回自己部族面前,低声的交代着自己的亲信,开始传递起命令来。

    ??而另外一边,葛与级则是心中暗暗的高兴着,看着自己一方的亲卫们,竟然会这样轻易的就占了绝对的上风,这真的是叫他们有点不敢置信,大大的超乎了他们的想像。

    ??也因此在欣喜之下,不论是葛还是级,完全没有注意到炎与重的动作,看来,他们还是比不上曾经身经百战的斗神阶级的人。

    ??而正当葛与级兴奋的时候,爱浓部族与比里?鞑孔宓娜寺恚?谘子胫胤直鸬拿?钕拢?恢?痪跫淇?纪?懦前??平?鹄矗?商镜氖牵?耸钡母鹩爰墩?谀院v谢孟胱牛?约菏欠裼心芰?梢源虬苎矍暗亩飞瘢

    ??亲卫们出人意料的表现,已经完全的蒙蔽了葛与级的双眼,让他们的自信心无限的膨胀起来,之前所担心忧虑的情势,在亲卫们的表现下,此时已经不足以让葛与级担心了。

    ??阴影下的亚?倒是在心里叹了口气,对于敌我双方的表现,他都看在眼里。

    ??对方不负斗神之名,果然有自己的一套,而且以刚刚的表现看来,早已经超越了现阶段的葛与级的实力,更别提在自己这边的阵营里,亲卫可是精锐中的精锐,实力足足比其他人还要高上一大截,就算亲卫能够占上风,也不代表其他人同样可以占上风,更别提现在人家都已经开始真正的部署了,葛与级还在那傻笑,真的是不知死字怎么写!

    ??强忍下欲提醒葛的冲动,亚?看起来是想趁机让葛与级受个教训,免得他们实力发展得太快而得意忘形!

    ??果然,就在炎与重部署好了之后,亲卫们也以十比八的优势,顺利的将自己的对手给打倒了,这下葛与级可得意了。

    ??往前踏出了一步,级得意洋洋的说道:“两位斗神,看来开场战是我们黑阳族获胜了,不知道接下来是那位斗神愿意当我的大将战的(注)?”

    ??炎与重互望一眼,最后炎主动的往后退一步,而重则往前来到级的面前,神色凝重道:“我来当你的对手!”

    ??看到了重凝重的脸色,级心中的得意真的是无法遏止,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可以站在一个斗神的面前,还让斗神看起来如此全神戒备着,真的是想都想不到。

    ??在忘形之下,级大喝一声道:“好!就让我看看你这位斗神的实力吧!”

    ??说着,级浑身腾起土黄色的光芒,正是魔族当中相当有名的大地斗气,这是当初级在占领某个小镇时,由镇长手中搜出来的,在魔族当中这大地斗气可是颇负盛名,足以名列一流武学之列!

    ??当级运起了大地斗气之后,重的脸色忽然一变,紧接着就看到级浑身的斗气忽然全数集中在他的右拳上,浓厚的土黄斗气,使得级的整个拳头的形象完全隐藏在斗气之中,一拳重重的轰向了重的脸。

    ??不闪不避,面对着级所轰来的重拳,重硬是用脸接下了级这一拳,而虽然顺利的打中了重,可是级此时却显的有点惊慌起来,彷佛被打中的是他一样。

    ??原来,级赫然发现到,自己这充满着信心、汇集八成斗气的力量的一击,除了让重的脸转了几下,后退了几步之外,其余,完全看不出有任何的效果来。

    ??缓缓的回过头来,重脸色古怪的看了同样脸色怪怪的级一眼,轻轻的扭动一下自己的脖子,发出了喀喀喀的声音之后,重忽然露齿一笑道:“这就是你的全力?”

    ??“看来我似乎是太高看你们了!”

    ??话才说完,级忽然觉得脖子一紧,一瞬间,他完全无法呼吸了,同时不知道如何办到的,重已经来到他的面前,一把抓住了他的脖子,把他整个人给提了起来,想要挣扎,却发现自己浑身使不上力来。

    ??※※※

    ??注:部族斗争:在魔族大陆中,好斗的魔族人天性喜欢征战的刺激,往往三言两语之间就可以引发争端,而且不但是个人与个人之间经常引起争端,就是在部族与部族之间,也经常因为一点小摩擦而引起部族间的全面对抗。

    ??为了避免部族间的对抗祸及一般平民,长久以来,每个部族都产生了一个共识,那就是如果部族之间真的爆发了全面战斗的话,那么自有一套不成文的规定,这规定便是所谓的兵对兵、将对将。

    ??其中的进程便是先以少数精兵对抗,然后是部族中的高手对抗,最后便是氏长与氏长之间的王牌对决,输赢的情况则是彼此心照不宣,输的一方固然全面投降胜的一方,胜利的一方,当然也不再会去残杀输的一方的人员。

    ??也因为有着这一套不成文的规定,所以在这个魔族大陆中,不管魔族之间是如何征战不休,还是保证了魔族人的整体繁荣气象,否则,依魔族人的天性,他们早已在内战当中全死光了。

    第三部第二十九章死之螺旋

    ??现场,除了站在城墙上的人以外,唯一没有加入战斗的,就只有葛一个人。

    ??在看到级被重所擒获,葛不是不想要加入,但是为了要坚持住自己的立场,身为“黑阳”族族长的葛为了避免引发全面的混战,他只能够强忍着心中的冲动,看着级不断的在重的手中挣扎着。

    ??今天如果身为氏长身分的葛,在这个时候cha入了级与重的头目之间的战斗,那一旁的炎肯定不会坐视不管,如此一来,他与级一连串的安排便付诸流水了,不但如此,恐怕今天他这个“黑阳”族将无人得以生还。

    ??因此,尽管葛双拳已经握的快要出血了,但是他还是得强忍着心中的冲动,克制自己千万不可以出手。

    ??不过话说回来,看到级这么轻易的就败在重的手下,自知自己也不过比级要高上个一两筹,就算他出手,恐怕同样也会败在重的手下,更别说旁边还有个虎视眈眈的炎在呢!

    ??而在古城里的亚?将场中的情形一一看在眼里,既为亲卫们的表现而感到高兴,同时也为级的冒失与自大而感到叹息。

    ??虽然从来不曾与斗神阶级的魔族人交过手,但是亚?也知道盛名之下无虚士,更何况就亚?所知,百年一次的异族菁英大战中,历年来每一个参加的魔族人都是有着斗神的称号,如此便可以知道斗神的不可轻视了,当然,也更不是级这个只是练了半年功夫的家伙可以对抗得了的。

    ??此刻的亚?不禁考虑起来,看来敌方的实力真的是太强大了,恐怕这个考验葛等人是过不了关了,他到底是要不要出面?

    ??正当亚?犹豫的时候,在场中,一手捏着级的脖子的重,相当轻松的狞笑道:“我不知道你在哪里学来这一身的大地斗气来着,但是难道你的老师没有告诉过你吗?在这片大地上,我如果说声第二的话,可没人敢说他的大地斗气第一了,知道吗?小子!”

    ??一听到重那有如猫戏老鼠的话语,葛这才恍然大悟,也才恢复一点点的自信心,原来人家可是不知道练大地斗气练多久的专家,难怪级三两下就叫人家擒住了,若非如此的话,那斗神的实力真的是太恐怖了!

    ??不过葛此时完全没有想到,除了说级是因为撞着了大板,碰到重这个大地斗气行家的手中,被人家三两下就擒住之外,过于轻易制敌的重这位斗神,也还根本没有把他那斗神的真正实力发挥出来。

    ??其实,斗神的实力根本就不是此时的葛所能够想像的。

    ??就在葛急得不知该如何挽救级一条小命时,忽然从葛的背后,一道金色的半月型光芒飞射而出,直往重那高举的手臂划去。

    ??很快的感觉到这到来袭的快捷气劲中夹带着强大的力量,措手不及的情况下,重很快的放过了已经被他捏的喘不过气来的级,往后退了几步,躲过这个强力的气芒。

    ??而级也趁这个时机,顾不得自己已经缺氧缺的快昏了,连跑带爬的,回到葛的身边,相信今天这一战足以让级“获益良多”。

    ??被人用这种手段把手中的猎物救了回去,重只觉得心中一股怒火腾腾,眼中闪过凶狠的厉芒,直接越过葛与惊魂未定的级,注视着古城城门的方向。

    ??不论是冷眼旁观的炎也好,还是怒火中烧的重也罢,从刚刚那道他们也不敢轻忽的半月行气芒所蕴含的威力,可以看出,接下来这个三流部族的幕后主使人才正要出现。

    ??当然了,透过那道威力强劲的气芒,他们自也知道,这个幕后主使人可不比眼前这两个跑龙套的家伙,恐怕是拥有不弱的实力。

    ??就在万众瞩目下,一个幽灵般的漆黑身影缓缓的脱离了城门阴影,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炎与重倒抽了一口气,他们根本没想到,这世界上竟然有人有办法在距离他们如此近的情况下,完全收敛自己的气息隐藏在阴影中,而不为他们所发现。

    ??顿时,炎与中对于这个黑影的身价又大大的提高了好大的一截。

    ??而这黑影不是别人,正是在旁冷眼旁观许久的亚?。

    ??完全不理会葛与级那因惭愧而垂下的头颅,亚?缓缓的来到了炎与重的面前,平板的说道:“你们…是在找我吧!”

    ??不知怎么的,当炎与重终于看清楚亚?的模样之后,一方面是吃惊于亚?是一个人类的事实,另一方面,隐隐约约间,炎与重不约而同的从亚?身上感觉到了某种压抑的感觉,彷佛他们是在面对的某种可怕的东西一样!

    ??因此,当亚?问完一阵子,炎与重这才回过神来。

    ??重往前跨出了一步,说道:“人类,你为什么要cha手我与那小子之间的战斗?难道你不怕我们群起而攻吗?”

    ??不知怎么的,原本怒气勃勃想要兴师问罪的重,在面对亚?时,出口的话竟然变成了一种陈述的语气。

    ??一旁的炎带点疑惑的看着重,了解重行事作风的他,实在不敢相信重在遭受这种事情之后,竟然会有这种…近乎温柔的反应?

    ??但是,当炎真正的接触到亚?那平板的目光时,炎不由的心中一滞,那冰冷的目光,叫他有点了解到重为何会如此反应了!

    ??身为一个斗神,不管是重也好还是炎也好,长年的战斗,早已把他们的神经磨练出了某种本能的敏锐直觉,而且,能够成为一个斗神,也代表着他们并不笨,不笨的他们都相当的相信自己的直觉。

    ??以往,他们靠着自己的直觉可躲避过不知多少次的杀身之祸,而现在,不管是炎还是重,直觉都在告诉着他们,眼前这个少见的人类绝对不能够去触怒他,否则后果恐怕是不堪设想。

    ??站在亚?背后的葛与级,相当震撼而且羡慕的看着亚?的背影,光是看到眼前炎与重那凝重的脸色,他们也知道亚?带给了炎与重多大的威胁,若非如此,炎与重怎么此时还楞楞的看着亚?呢?

    ??好半晌,亚?终于出声,指着背后的葛与级,缓缓的说道:“他们,一个是我的学生,一个嘛……是我的名义学生,你说我该不该看着他们死在你们手里?”

    ??大概是魔族语言里面没有所谓的记名弟子之类的名词,因此当亚?手指到级时,不禁沉默了一下子,这才用所谓的名义学生这样的古怪形容词,来称呼自己与级之间的关系!

    ??而当亚?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全都愣住了。

    ??学生倒是知道,至于名义学生这样的词,众人想了好一会这才会过意来。

    ??而最先会过意来的级,几乎差点没兴奋的尖叫出来,从葛的身上,他最清楚葛在亚?的教导下实力提升的有多快,早已经叫他万分羡慕了,如今没想到自己竟然因祸得福的成为了亚?的半个学生,要不是现在大敌当前的话,恐怕级早已迫不及待拜见亚?这个老师了。

    ??而在听到亚?的回答时,炎与重的脸色说有多古怪就有多古怪。

    ??人族他们不是没见过,与人族相处的很好的族人也不是没有,但是,像葛与级这样身为一个氏长与头目身分,就算是三流部族的也好,竟然会拜一个人族当老师,而且看他们的样子还很高兴的模样,他们可真的是没见过。

    ??摇摇头,重硬声道:“就算他们是你的学生,你也不该cha手我们之间的战斗,难道你不晓得吗?这可是以部族的名义为赌注的战斗吗?”

    ??很干脆的,亚?轻轻的摇摇头,生硬道:“不晓得,不知道,我只知道他们是我的学生,而你们要杀他们,这就够了!”

    ??一瞬间,在场不管敌我双方不禁为之瞪目结舌,亚?如此干脆俐落又如此无赖的说法,使得重以及一旁的炎都不知该如何回应他了。

    ??说的也是,亚?都已经说的这么明白了,那他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怒极之下,不约而同的炎与重同时的挥手道:“杀!”

    ??就在杀字刚刚出口,亚?忽然的诡异的出现在葛与级的背后,一手一个,抓起葛与级的脖子,往后飞越到城墙上方,冷眼的看着炎与重分别领着自己的族人往前杀过来。

    ??分别站在亚?两边的葛与级,此时真的是不知该哭还是该笑才好?

    ??他们辛辛苦苦的计画营造了老半天,终于才让对方两个部族依造他们的计画来走,没想到亚?才出现没多久,才说个两句话就让他们的一片苦心全部付诸流水,这下可好了,部族全面战斗下,恐怕这半年来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势力都要没了。

    ??亚?此时可不管两旁的葛与级是怎么想的,他正聚精会神的调动着体内的天心真气,慢慢的往两手汇聚着。

    ??在急忙调兵遣将布置防御的葛与级无暇注意之下,亚?的双手不断的萦绕着金黄的流光。

    ??就在城墙上,第一波箭雨在级的一声令下,从城墙上布防的黑阳族弓手手中往前方敌人射出时,亚?手上的流光已经化成了一颗颗拇指大小的金色气劲,不规则的在亚?两手之间盘绕着。

    ??伸起了右手,亚?手臂轻轻一动,一瞬间,原本在亚?右手上不断旋绕的那九颗细小气劲,彷佛在亚?的右手腕上织就了一颗闪耀光辉的光茧,让人无法看清亚?的手。

    ??就在第一波箭雨与比里?鞑孔逵氚?ú孔宓牡腥俗龅谝淮吻酌芙哟ナ保?瞧[右臂忽然一顿,霎时,原本缠绕在在他有手腕上的气劲猛的往前一射,金黄螺旋状的劲气电射而出。

    ??螺旋气劲再来到敌人的头顶上时,忽然像炸弹开花似的,由原本的紧密缠绕变成了往四下飞绕,范围几乎扩及十公尺以上,精小紧密的气劲在如电般的速度下,疯狂的穿透一切行进路线上的物体,当然了,这物体指的便是比里?饔氚??酱蟛孔宓恼绞苛恕

    ??很快的,几乎就在一眨眼之间,气劲所笼罩的十公尺之内在无一完整的身躯存在,但这还只是开始而已。

    ??当九颗精小的螺旋气劲在扩张到最大范围之时,忽然又继续往内一缩,直缩小到只有当初在亚?手上时一半的体积之后,以更加猛烈的速度继续的往外炸开。

    ??这一次的范围竟然阔大道近十五公尺左右,紧接着又是一缩一放,如此连续三次,螺旋气劲最大范围已经扩大到二十公尺的范围了。

    ??当最后一次螺旋气劲扩展到最大之后,螺旋气劲并未再往内缩,反而直接的往外穿飞快十公尺之后,这才发挥了螺旋气劲每一个精小气劲团最后的余力,整个炸了开来。

    ??当气劲炸开,金黄光辉闪过,在亚?正前方,已经被清出了一大片,将近五十公尺方圆大小的空地,原先空地内最少三百名比里?鞑孔逵氚?ú孔辶??烙诜敲?

    ??这一切说来甚慢,但是实际上从亚?手上积蓄真气开始出招,一直到完成为止,总共也不过三个呼吸之间,三百条生命就这么消失无踪了,而一旁的葛与级早已经吓呆了。

    ??但是这还没完,当第一波的螺旋气劲结束的同时,亚?的左手已经伸出来,又是九颗螺旋气劲出手,再度重复刚刚的奇景,二三个呼吸之间,亚?又制作出第二个无人空地来。

    ??正当葛与级还再为亚?这先后两次出手而感到无比震惊的同时,再看亚?的动作,葛与级不禁呻吟起来,因为,亚?的两手又已经各自环绕了两个螺旋气劲,而这一次,亚?竟然两手交握,高举过头,一看亚?的模样就知道肯定是大绝招了。

    ??果不其然,当亚?的双手直举过头之后,忽然往前一挥,比刚刚还要迅猛快速的十八颗螺旋气劲出手了。

    ??这一次,十八颗螺旋气劲不但分成九颗两组自行旋绕之外,还另外的与另一组螺旋气劲旋绕,真真正正的以肉眼可见的螺旋姿态往前射去。

    ??这两组螺旋气劲彷佛是彼此呼应般,此散彼聚,而且不再像刚刚前两次那样只在固定点,以固定的中点聚散,而是相互呼应,不断的往前推进着,而且更叫人恐惧的是,这两组螺旋气劲竟然接连各自聚散五次,结果就是在亚?的右前方留下了一条宽达五十公尺,长达五百公尺,以血肉铺成的大道。

    ??可惜的最后一爆时,已经超出了比里?鞑孔逵氚?ú孔逦чサ姆段в?裨颍?峙虏恢磺?怂烙诖苏辛恕

    ??如此可怕,非人力所能够施展、抵抗的恐怕招式,不但底下比里?鞑孔逵氚?ú孔灞徽虻囊皇敝?涠纪?艘?绦??ィ?土?鸬热艘层蹲×恕

    ??面对自己所造成的效果,亚?冷凝的脸孔竟皱起了眉头,低声的叹道:“果然,以现在我的力量,还不足以成功施展这死之螺旋!”

    ??一旁的葛与级两人,已经被亚?的招式与自言自语完全吓呆了!

    ??如此恐怖的威力,在亚?的眼中竟然还是不成功?那到底是要怎样的威力,才称的上是成功施展此招?

    ??不过他们倒也总算知道亚?这招原来是叫做死之螺旋,果然名如其招,是一招专门带来死亡的恐怖螺旋!

    ??总算,底下的炎与重这两个斗神毕竟身经百战,虽然没想到在他们眼中充满神秘感的人类高手--亚?一出手,就是这种称的上最后绝招的大绝招,也被这可怕的死之螺旋所震撼,但是战斗经验丰富的他们,还是很快的回过神来了。

    ??看着自己一方的战士,因为被亚?这突如其来的绝招给震撼的心神不定,炎不禁皱起眉头来,随即,心中一动,炎连忙高声叫道:“大家别慌!你们以为这个人类有多少力量可以出这种招式?”

    ??毕竟是战斗经验相当丰富的斗神,炎一眼便看出,像这类杀伤力如此惊人的恐怖招式,任何人都无法施展太多次的,甚至就连一次也都还嫌多了些。

    ??果然,当炎刚刚说完,站在城门上的亚?已经忍不住的身影一晃,要不是葛眼快手疾的扶了他一把的话,恐怕亚?会跌倒也说不一定。

    ??听着城下炎的声音,亚?不禁一阵苦笑,本来以他原本的能力来说,像这种程度的死之螺旋,再来个七八次他也没关系的,只可惜,以他现在的情况,一旦出力超过某一个程度以上,力量的运用就会刺激到体内的贪狼星,会引发什么后果,就连太始也不敢确定,但是起码现在这样全身无力以及之前的刺痛,都是后果之便是了。

    ??但不管如何,现在的情况还真的是被炎该死的说中了!现在,原本想要先声夺人的策略,好像失败了!

    ??可叹的是,死之螺旋这一记绝招,可是当初亚?他在获得血兽皇传承绝学时,听从血兽皇之建议,专门创造出来用以当成扭转最后局面的最后绝招。

    ??要知道,身为一个传说当中的高手,除了实力坚强之外,另外还需要有个三招两次那种类似所谓的禁招来撑场面,虽然说这种类型的禁招可能一辈子也用不上几次,但是就是因为有着这种具备有绝对必杀能力的招式在,高手才足以称之为高手。

    ??原本,亚?并不是真正存心要弄个这种恐吓意义大于实际威力的招式来,但是后来想想,他一身所学当中,魔法技能就别提了,武学当中,无论是森罗万象或者是六大绝招,几乎都是在一对一或者一对多数之下所产生的,因此,亚?才会立意创出像死之螺旋这种堪称地图兵器的恐怖招数来。

    ??这死之螺旋可是亚?在改良了当初聚元轰天破威力强大但是速度过慢,以及历年来他一身所学的精华、融会于一身的强力绝招。

    ??一直以来,亚?一直舍不得抛弃聚元轰天破这招原理简单,但是威力却会随着个人修为深厚而不断加强的招式。

    ??以前,亚?试过各种方法,一直无法找出聚元轰天破的聚气时间,与威力之间的平衡点,曾有一度,亚?试图以缩减聚气时间来改良这招的致命缺点。

    ??但是很显然的,聚气时间一缩短,连带的,也使得聚元轰天破的威力也跟着减弱,根本无法发挥出那种破天霸气的可怕威力,反而变成了普通的气功弹。

    ??而现在,在血兽皇的启发,以及效法大力神王流星绝招的原理,亚?终于创造出了这招死之螺旋来,虽然无法达到亚?所要求先声夺人的效果,但是牛刀小试之下,也足以看出这死之螺旋的潜力所在了。

    ??毕竟,这招死之螺旋可是亚?再融合了聚元轰天破的聚力原理,再加上流星同步分化完成聚气的快速节奏,又掺杂了亚?操纵能量那出神入化的技术,集合了快、准、狠、辣等威力于一身,足以冠上地图兵器知名的可怕绝招,光是刚刚那亚?自己都不满意的情况下,所展现出来的可怖威力,就已经够瞧的了。

    ??※※※

    ??此时,古城正面比里?鞑孔逵氚?ú孔逶谘锥飞竦难杂锕奈瑁?偌由涎瞧[虚弱的样子,终于使得这两方的联军再度的恢复其原先威猛的真面目。

    ??看着底下一边呐喊,一边杀气腾腾奔袭过来的众多敌兵,亚?不禁苦笑道:“葛,真是抱歉了,没想到会造成反效果……”

    ??就在葛被亚?这突如其来的道歉所震惊时,亚?又说道:“你不用管为师我,我自会保护自己,你还是先去协助级他调派人手防守我们的阵地吧!敌人都要攻上来了。”

    ??有点茫茫然的葛在亚?推了一下之后,这才回过神来,望着底下蜂拥而至的敌军,还有旁边正手忙脚乱的督促手下猛发羽箭阻拦对方的进攻,一边还不断的吆喝城中的人手尽快依之前的计画,随时准备替补城墙上的人手的级,葛一咬牙,断然道:“老师,您先回去休息吧!接下来就交给我们了!”

    ??说完,葛小心翼翼的扶着亚?,让亚?侧身靠在墙角,避免被城外比里?鞑孔逵氚?ú孔辶???淅吹穆壹??酥?螅??乓桓鲎菰镜郊兜呐员撸?庸?妒种械娜?种?坏闹富尤ǎ??家兰苹??钍孪忍粞〕隼吹娜嗽保?⒉脊懦墙值栏鞔γ?媸弊急赣ω肚秩氲牡芯?

    ??很显然的,就算是经验不足的葛也看得出来,以他们目前所拥有的实力与人数,根本就没把握之前的计画真能够如此理想的把两大部族的联军拒于城外,毕竟现在他们所依靠的,也只是一个临时修补好的残破古城,防御力根本就连现在大陆上任一座小城比不上。

    ??因此就算是在这人手严重不足的情况下,还是硬挤出四分之一的兵力供葛使唤,布置在街道之中,随时准备进行巷道战。

    ??很快的,在级与葛紧张的注视之下,比里?鞑孔逵氚?ú孔辶??谝徊ǖ娜寺恚?沼诟?悍降娜寺碚嬲?慕哟チ恕

    ??看到己方人马个个奋勇杀敌,虽然不免因为战阵对战经验不足而处于下风,但是在承接自亚?的人族奇妙武学之下,虽然落于下风,起码挡住了第一波的攻势,这总算是叫葛与级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军心大定的葛与级指挥的速度也显现得越来越快了,只见到负责对外的级,不断的将手中的预备兵力投注在整座古城四周,取代受伤退下或是死亡的人员,继续抵挡两大部族的联军,让手底下的五六千人在依仗着古城防守下,发挥出两倍、三倍的力量,硬抗两万敌军的攻势,而他手底下的人马也随着战事的发展,而更加熟练级的指挥。

    ??这一切,全仗级在很长的一段时间率领这群流浪族民。

    ??在那段时间里,因为本身的力量不足,使得在外在压力之下,级锻炼出了一身指挥的好本事,而这些人马更是学会了团结互助的本事,再加上现在每个人都已经学会了亚?的各种招式,使得他们这五六千人在经过了初时的战斗的考验之后,现在已经可以完全的发挥出团结的力量来。

    ??另外一边,论起指挥能力而言,现在的葛的确是比级要来的差很多,但是就算如此,藉由之前与级在讨论时所吸收的经验,葛现在勉强还能够全盘指挥底下的战士,不断的驱除穿过级的防线而闯进城内的敌人,而且随着时间的演变而不断的吸收经验,让自己全盘掌握的更好,进步的程度可以说是肉眼可见。

    ??自始至终,一直站在旁边冷眼观察的亚?心中暗暗的惊讶,也许这就是天生的指挥才能吧!

    ??出身军人世家的亚?,平时没少听到过家人谈论战场,也不是没听过家人偶尔间为了一场战役而吵的面红耳赤的,多少对于战场上行军布阵有点了解,而今天,总算是头一次见识到真正万人以上的战争情况。

    ??看着城上城内不断有人因伤亡而退下,不断的有人递补,兵力调转活动,亚?不禁有种眼花撩乱的感受。

    ??一边仔细的观察葛与级的指挥模样,亚?一边心中暗暗的自嘲。

    ??看来当年人家说他是斯达克家最不成材的废物,倒也不是说假的,起码,依照目前的局面看来,他似乎完全没有遗传到斯达克家天生的军事本能。

    ??眼前这只是小小的两三万人的对抗,就已经让他有种眼花撩乱、无法掌握的感觉了,亚?很难想像他祖、兄所带领的兵,可是以十万以上为单位的兵力,在真正战场上是如何指挥的了?

    ??其实,亚?倒也有点妄自菲薄了。

    ??从来没有正式的受过战场指挥训练的他,想要在这错综复杂的战场当中,全盘掌握住一切的状况,也实在是不可能的一件事,毕竟,在亚?的眼中就无法看出哪里是敌人的主力,哪边是佯攻,他们主线在哪,自己主力该如何调整,伤患又是该如何的撤退,后续支援的兵力又该何时投入,这对亚?都是一团雾水。

    ??看了老半天,亚?终于承认自己也不是万能的,不再顾虑整个战场的发展,他轻轻的吐出了口气,运转一下体内已经完全恢复的真气,眼中银光一闪,亚?晋入了绝对冷酷无情的理智状态了。

    ??觑准了城外右前方正指挥着自己部队炎,调整好自己气息后的亚?有如一只怪鸟般,宽大的黑袍衣角带起强烈的空气对流,往炎所在地斜飞而下,凌空袭向正忙着指挥自己部下的炎。

    ??原来,亚?是打着自己既然对于己方防守cha不上手,那么干脆发挥自己所长,单兵直取敌将,最不济也可以打乱对方对手下的指挥,引起敌方本身紊乱,藉此减轻葛与级的压力的主意。

    ??在察觉到亚?凌空袭来的那种半刻意发出的强烈风声,炎不加思索的就地一翻,直接的躲过了亚?的空袭,同时还不忘交代道:“记得我刚刚说的,赶快去实行!”

    ??听着炎的话,亚?不禁暗赞在心。

    ??到底不愧是身经百战的斗神,面对他的突袭竟然还能够一边闪避,一边发号司令,真的是公私两不误,而且听他刚刚的话意,好像炎早已经猜到会有这么一种情形,所以早早的就把该交代的都交代好了,显然他还是晚了一步。

    ??其实,亚?如此猜测是半对半错,还不曾真正见识过魔族之间大规模战役的他,根本就不知道,相较于人类军队的严整性,魔族部队情况说好听点就是自主性很强,说难听点,便是松散凌乱,当然了,这也跟魔族的天性有很大的关系。

    ??对于一般魔族部队的战役而言,习惯性往往都是兵对卒,将对帅,头目打头目。

    ??在开战前,领兵的将领、头目将该注意的事项,交代给自己的部队低级的干部之后,任由他们去执行,他们的责任便算到了,剩下的就是等着与对方的领队单挑,往往一场战役下来,哪边剩下的人多,活着的高手多,那就算谁赢。

    ??不过基本上只要是敌我双方的势力没差太多,那都是打平比较多就是了。

    ??也就是说,对于炎而言,亚?的这一突袭反倒是相当正常的一件事。

    ??看到炎与亚?对峙着,周围比里?鞑孔逵氚?ú孔辶???嗟庇心?醯闹鞫?贸隽撕艽笠黄?目盏亍

    ??毕竟谁也不是白痴,别说炎这个久享盛名的斗神了,光是亚?刚刚那记死之螺旋,便已经足够叫人胆战心惊,一旦被误卷入两大高手之间的斗争,那可是有死无生的一件事。

    ??就在空地形成之后,忽然从空中落下了一道红光,直接降到亚?的右肩上,正是一直在空中担任着亚?翻译的朱雀。

    ??看着前方双手握拳正不断凝聚气势,浑身开始绽放出火红斗气的炎,朱雀不无担心道:“亚?,你真的要跟这个炎斗神对战吗?别忘了你现在的状况应该是要避免出力呀!”

    ??亚?的嘴角微微的一扯:“毕竟这麻烦是我自己惹来的,总不好意思让晚辈们去替我承担这个错误吧!

    ??“再说,来到这大陆,我便一直想要见识见识所谓的斗神,到底是厉害到怎样的一个程度,这样不是很好吗?”

    ??听到了亚?的话,朱雀有点无奈道:“真是的,一直到今天,我总算才发现到原来你也挺好斗的。”

    ??听到朱雀的话,要不是现在炎的气势已经强盛的让他提聚全副精神来应对的话,亚?几乎差点失声大笑,说他这个杀人数十万的银月恶魔不好斗,那可真的是会笑掉人家的大牙的。

    ??伸手轻轻的点了一下朱雀的头,亚?略带笑意道:“算了,朱雀,你就帮我看顾一下其他人好了,这样的战争就不需要你cha手了。”

    ??亚?倒也说的是,凭朱雀的力量,如果它全力出手的话,这样的场面也根本不够朱雀一口吞的,如果要朱雀助阵的话,那么也就失去了想要考验葛等人的原意了。

    ??待朱雀点头同意,同时离开亚?的右肩往葛的方向飞去之后,当亚?再度转过身来面对着炎时,已经眼中呈银,其银月恶魔的真面目终于展现在炎的面前了,无影无形的杀机同时也从亚?的身上弥漫而出,大战即将来到!

    第三部第三十章双体恶魔

    看着气势攀登到最高峰,周围不自然的形成了一道扶摇直上的赤红旋风的炎,饶是亚?也不免有些讶异。

    不愧是在血兽皇这些老前辈口中有着相当口碑的斗神中人,依照目前这样展露出来的实力而言,在奇武大陆上已经足以称得上是超级高手了,几乎快可以跟十大中人一拼。

    外表虽然是看起来相当轻松的模样,但是亚?浑身上下的骨节,却开始劈哩啪啦的嘎嘎作响。

    自从来到这个大陆上之后,能够让他动手的机会实在是太少了,浑身的骨节几乎都快要生锈了!

    难得今天有这么一个好对手,要不是现在是呈现着绝对理智状态的话,恐怕他早已兴奋的冲过去了。

    右手虎口一张,地上散落细沙忽然聚合成一条细线,投入了亚?的掌中,在亚?的魔力操控下,很快的形成了一把他惯用的兽王太初模样的沙剑。

    因为贪狼星与五小皆在体内沉睡无法醒来,再加上亚?几乎把体内的白金角挪出了九成以上、组成白金巨剑让葛拿着,因此无法使用兽王太初、甚至是白金剑的亚?,在面对像炎这样的高手也不敢轻忽,随地的聚沙成剑。

    毕竟像他这样习惯用剑的高手,手中有把剑那可比空手要来的有威力多了。

    只是,亚?却没想到,他这样随手而为聚沙成剑的举动,看在炎的心中却是相当的震惊。

    他从来没有看过有人能够将「斗气」操纵得这么出神入化的!

    扪心自问,炎自认无法做到像亚?这样自然而然的模样,不知不觉,炎的气势已经褪了一两分。

    感觉到炎的气势下降,虽然不知道是何故,但是绝对理智的亚?,绝对不会放过这样的一个机会的。

    几乎就在炎的气势一缩的瞬间,亚?挥舞着手中不亚精铁所铸的沙剑,迅如疾风的往炎直刺而去。

    大喝一声「来的好」,炎双拳紧捏,拳上忽然绽放出了腾腾的火红光芒,远远望去,仿佛炎的双拳燃起了赤红的烈焰般,夹带着强烈的劲气。

    炎往前大步一跨,右拳往前一弹,自信双拳无比坚硬的想要正面硬撼亚?手中的沙剑。

    面对炎这声势十足的一拳,亚?心中不惊反喜,出人意料的,炎的这种以拙破巧,一力降十会的战斗风格,他实在是太熟了!

    无论是功力、气势,他早已经在力奥的身上见识过不知道多少次了。

    当然了,对应的方式,他也早已经在力奥的身上练习得熟到不能再熟了。

    脚步一错,亚?已经灵巧的闪过正面冲突的对峙局面,同时原本直刺而去的沙剑,在亚?一个心动之下,忽然化直为弧,在微不可查的情况下,划出了一个微妙的弧形曲线,往炎的右肋扎去。

    一个大喝,炎猛的一个转身,硬生生的把自己右拳抽回,直捶亚?的沙剑。

    不闪不避,亚?这次与炎正面的硬碰了一记,难以想象,沙剑竟然与炎的肉身拳头在互击之下,发出了宛如金铁交击的刺耳鸣声。

    不过毕竟一个是有备而来,一个是仓皇变招,力量天差地远。

    一击之下,亚?原地不动,而炎则是蹦蹦蹦的往后连退了四、五步,显然是吃了一个大亏了。

    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形,炎不由的脸色为之一变。

    面对着亚?灵巧的身法,正如亚?所猜想的,像他这类直来直往型、最怕碰上身法灵巧的对手,一旦对手的身法灵巧在他之上,那他便必须付出更多的力量来应付对手,才能够拉平身法上的差距。

    但是亚?并没有给炎喘息的机会,不待炎恢复架式,亚?便又挺起手中的沙剑,带起强烈的黄色光芒,往炎奔袭而去。

    这次,亚?用上了他最拿手的魔武合一技巧,在这把沙剑中融入了大地元素,让这把临时造就的沙剑威力更上一层。

    刚刚已经试出亚?的力量不比自己差,现在又看到沙剑上黄芒流转,炎不敢托大的再像刚刚那样用拳头去硬碰。

    炎猛的一个旋身,同时浑身绽放出火热的强烈斗气,构成了一个冲天而起的火焰龙卷风,不退反进的往亚?冲来。

    亚?冷静的收回了手中的招式,身影一变,在身后留下了无数的幻影,连绵不绝的顺着炎所施展出来的火焰龙卷风旋转的风向,形成了一个人形的包围圈,紧紧的环绕在炎的四周。

    同时在火焰龙卷风与人影墙之间,更是紧锣密鼓的爆发出一连串爆竹般的劈哩啪啦声。

    互斗当中,那无意间外泄的拳剑劲气,使得周遭比里?鞑孔逵氚?ú孔宓牧??酵嗽皆叮?桓以谒?撬闹堋

    毕竟,任何一道外泄的劲气,都有可能把一个人轰成碎片,这种斗神级的打斗,早已经不是小兵们可以参与的了。

    而在古城城墙上方的葛与级两人,早就被亚?与炎之间的打斗给惊呆了,头一次真正见识到所谓高手之间的斗争,才让他们知道,原来以前的他们都是坐井观天的井底之蛙。

    比起亚?与炎,他们可相差了不知多少距离了!

    可笑的是,之前他们还信心十足的认为自己已经可以与斗神中人一斗,现在想来还真的是可笑至极。

    就在周遭的人,包含远处的重,正逐渐的被亚?与炎之间的打斗所吸引时,忽然亚?与炎之间爆发出了强烈的气流,顿时把他们周围一千公尺内的人、物,吹得东倒西歪。

    一个不小心,就连远处古城那原本就摇摇欲坠的城墙都被轰破了一截,幸好这时紧密的战斗早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停顿下来,否则恐怕古城将不保了。

    漫天沙土过后,众人只见亚?与炎相距五公尺对峙着。

    亚?一身宽大的黑袍已经有点破碎,而炎则是浑身幽蓝,血气运行加速,两个人看似狼狈,但是瞧在重的眼中,也知道两人只不过是刚刚热完身而已。

    莫名的,重不禁浑身血脉偾张,几乎是不加思索的大喝一声,两手呈爪,往亚?抓去。

    霎时,一触即发的局势在重的贸然加入之下,更显混乱,亚?顿时落入了以一敌二的局面。

    炎斗神的战斗风格人如其名般,充满着无限的火爆气息,一举手一投足,无不拥有着爆炸般的威力!

    重斗神,防守多于攻击,但是每一攻击无不让亚?有种被命中要害而不得不防御的感觉。

    一火爆一稳重的风格,意外的恰到好处的紧密配合起来,让亚?有种难以下手的感觉。

    幸而论起战斗的经验,亚?比起炎与重这两个斗神,可是只多不少,而且现在看起来亚?是以一敌二落入了下风,却不知道,这以少敌多之势,正好是亚?所最擅长的局面。

    只见到亚?尽展风之身法,在炎与重之间不停穿梭,手中的沙剑有如幽魂般神出鬼没,所攻之处皆是炎与重必救之地。

    越与亚?战斗,炎与重越是感觉到无比的震惊,无论他们如何的卖力,拳脚始终无法触碰到亚?,甚至往往一出招便可以发现到,亚?手中的沙剑已经在那里等待着他们了。

    面对着沙剑上始终未曾减弱,甚至还逐渐强盛起来的「斗气」光芒,他们可没有那个自信心去徒手接触。

    这样的一个结果,不禁让炎与重有点困扰。

    这样的感觉,很类似以前他们头一次与同为斗神中人打斗时的感觉,仿佛自己是人家手中的玩偶般,自己想要出什么招式,人家都一清二楚,甚至早就已经在那等自己了。

    他们知道这是在战斗经验上的差别,但是,眼前的亚?难道在经验上,还要较他们这两个从修罗场中出身的斗神,要来的丰富与熟练吗?

    对于这个结论,不管是炎也好重也罢,都无法接受。

    而且更叫他们无法忍受的是,以局外人看来,他们三个人是打的热火朝天,但是唯有他们两个局中人才晓得,他们越是面对亚?,竟然就越感觉到亚?还有相当大的保留,这叫炎与重心中的愤怒更是难以想象。

    身为斗神,又是两人联手对付一人的他们,竟然会被人家wannong于掌中,高傲的自尊让他们根本无法接受这样的一个事实,心中所充满的是无尽的愤恨!

    不知道过手几招了,最先无法忍受心中愤怒的,竟然是沉稳的重而非火爆的炎,只见重大声的怒吼道:「好你个人族小子,竟然还敢给我保留实力,我看看在这一招之下,你该如何继续保留?」

    说着,也不顾亚?趁机斩来的剑,重赫然停下了运动的步伐,双手成爪,弯腰向下抓在地下的沙土上,浑身飞腾的滚滚黄烟般的斗气,同时硬生生的任由亚?一剑斩在自己的厚实宽背上。

    幸好重已经运起了全身的斗气来阻挡了亚?的剑势,否则亚?这一剑下来,恐怕重会失去战斗的能力。

    但饶是如此,重右背上那条不断冒出深蓝血液,长达三尺的大伤口,也看得出伤势不轻,再战恐怕也没多久了。

    一招得手重创敌人,亚?并未显现出任何高兴的样子,除了打从战斗开始,亚?便一直保持在绝对理智的情况下以外,重那完全没有因受重创而显示出低落的斗气,以及隐约间感觉到重那cha入沙土中的双手,都让亚?有种古怪的危机感,让亚?不敢掉以轻心。

    更何况,旁边还有着一个虎视眈眈,实力并不弱于重的炎在呢!

    果然,当重双手一cha入土中之后,炎似乎是发了狠劲般的,双拳有如狂风暴雨般的不断往亚?打来。

    饶是亚?也不禁一时之间被炎所逼退,无法靠近重的所在。

    半晌,亚?忽然感觉到脚下的地面有点异样,百忙之中转头看向重,却发现到重身上的斗气已经完全消失不见,而且正抬着头狞笑的看着他。

    就在亚?感到不妙时,一旁的炎已经趁亚?转头的一瞬间,飞也似的冲回重的身边,同样的狞笑着。

    此时亚?真的感到不妙了。

    正待亚?想要脱离这块战区时,脚下的沙漠忽然大肆的抖动起来,简直像是被煮沸了的水般,不断翻滚沸腾着,若非亚?早有心理准备,恐怕这一变化就叫他大大的出丑了。

    本能的,在脚下的沙土滚动的同时,亚?已经往空中一跃,躲过了失衡的后果,但是还没来得及调整好身体重心,底下的沙土已经由原本的翻滚变成了爆发!

    一股股像是被装上了强力机簧的沙土,在亚?的下方喷发出来,往亚?身上飞射而去。

    亚?一楞,脑海中如电的闪过了两个字——「尘爆」!

    虽然重这一招不像尘爆那样霸道绝伦,但是其威力也不容小觑。

    措手不及的亚?,仅能够护住身上的衣物,其余的袍脚、宽袖,全都被重所激起的沙土化成碎屑,打在身上,更可以感受到无数锐利的气劲,不断的要穿透他的护身真气,而且,这一招远胜过亚?尘爆的地方,便在于它那连绵不绝的攻势,叫人无从下手。

    熟知尘爆特性的亚?,在硬挡三波重的攻势之后,终于看出,眼下产生异样的范围,不过区区的三十多公尺的地面。

    显然这便是重这一招攻击的范围所在,只要能够脱离这块被重所掌握的地盘,那重将无发挥的余地。

    不过尽管亚?想要脱离重的攻击范围,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且不论重那接连不断的沙土爆发攻击,同样掌握着重这绝招特性的炎,也不容亚?轻易的脱离。

    炎火红色的拳劲不断脱手而出,重重的干扰着亚?的动作,偶尔被一招打实了,也足以叫亚?痛上半天。

    看着亚?在不断冲天而起的沙土、以及流星般轰击的火红拳劲中狼狈闪躲,炎与重心中又是高兴,又是惭愧。

    高兴的是,亚?这样的一个敌人已经被他们给困住了,而且相信再也逃脱不出他们的攻势了。

    惭愧的是,这可是他们这两个斗神联手,还是在对手「托大」,趁他没有全力发挥,而且不了解重的绝招的特性之下,才办到的事。

    看着对手的沙土爆发与拳劲配合得越来越熟练,攻击力量越来越强大,而自己却是身在空中,不断消耗着体内少数可以动用的力量,眼看就快要到达极限了,不知何时已经完全退去绝对理智的亚?,不禁心中暗暗的发起怒来。

    他已经不知道有多久,不曾遭受过这样无从下手攻击与防御的情况了。

    左手掌心闪过一缕银光,阻挡了三束冲他而来的沙土爆发,右手沙剑连挥两下,将两道火红拳劲破散,右脚一踢挡住了第三道拳劲,但是背心却被另外一束爆发尘土打个正着,让亚?背心隐隐作痛。

    这是亚?现在的窘境,无法尽展本身实力的他,面对着炎与重这两个斗神联手的攻击,再丰富的战斗经验,也无法解决局面落于最下风的情况,这叫亚?心中真的开始愤怒起来了。

    如果此时有认识亚?的人在场,必会知道,当亚?脸上的表情越来越死板时,这表示亚?心中的杀机也就越来越炽烈,而银月恶魔心中充满杀机的时候,那可不是一件普通的事情,简直是一场灾难。

    最好的例证,便是上一次亚?发怒之下,可是一口气毁灭掉整个千年古城丰原城,尽管上一次是因为有着朱雀「鼎力相助」的缘故,但是也够骇人听闻的了,更何况,现在朱雀也同样的在现场,而且也感应到了亚?的思绪,正在舞动双翅,身上红光隐约绽放着。

    蓦然,在炎与重完全没有想到的情况下,亚?手中原本聚集起来的沙剑,忽然砰的一声,散了开来,无数的沙粒以着肉眼难见的速度,往上下、左右、四面八方飞射而去!

    尘爆!

    正宗的尘爆终于在亚?忍无可忍的情况下,透过了亚?手中的沙剑展露出来。

    在这猛烈绝伦的尘爆威力之下,不管是沙土爆发还是拳劲,全都在这威力范围无比广大又密集的尘爆威力之下,消弭于无形,甚至,就连远方观战的比里?鞑孔逵氚?ú孔辶??氖勘??荚獾搅顺赜阒?辏?羁拷?牧健⑷?诓愕娜耍?抟徊槐怀颈?谏砩洗檀┏銮т?倏桌础

    总算炎与重毕竟是斗神,实力非同小可,因此尽管是最接近亚?,也没有想到亚?会突然的轰出这么一记怪招来。

    但是他们还是及时反应的布下了适当的防御。

    不过所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他们到底是在措手不及之下,受到了不小的伤势。

    但是此时的炎与重并无暇去注意身上的伤势,因为在他们的眼前,爆发出这一句猛烈绝招尘爆的亚?,竟然就这么从空中呼的一声,直接摔落到地面上来。

    炎与重两人愕然相视,好半晌不见坠落的亚?再度爬起,只是静静的躺在原地。

    炎与重忽而古怪的哈哈大笑起来,仿佛刚刚的辛苦战斗与现在一身密密麻麻的伤口都是假的一般,笑得是那样的夸张与得意。

    经验丰富的他们,至此哪有没看出来的?

    原来刚刚亚?并非是托大,而是他身上好像有某种「病」在,这使得亚?无法全力应战,否则,就像刚刚那招威力无比强大的尘爆一样,一使出超乎现在所能够承受的招式之后,亚?便会不支的昏倒在地。

    没想到眼前这个尽管是在「重病」之下,还能够以一敌二的可怕人族高手,竟然会在此时病发而落入自己之手。

    越想,炎与重便越得意。

    像亚?这样的高手,他们相信在人族当中应该也是相当罕见的,如今竟然落于他们之手,怎能够不叫他们兴奋?

    只是他们却完全不晓得,眼前这亚?非但罕见,甚至是仅此一家别无分号,今天可以说是他们走了狗屎运,否则就算他们是斗神阶级的高手,也不够亚?杀的。

    只是,真的是幸运吗?

    怀着无比得意的心情,炎与重慢慢的来到了亚?的面前,在距离倒卧在地的亚?还有五公尺的时候,炎忽然撮掌成刀,挥出了一道火红斗气所组成的气芒,重重的斩在亚?的背心上。

    对于炎的举动,重并不感到意外。

    事实上,如果炎不出手的话,就换他要出手了,毕竟小心得驶万年船,凡事还是谨慎一点才好。

    因此当炎的气芒一出手,重与始作俑者的炎,相当紧张的注视着亚?的反应,直到亚?背后被炎的气芒画出了一道尺长的伤口,泊泊的火红鲜血不断流出,而亚?还是没有反应时,重与炎这才真正的放心,确认亚?真的是昏过去了。

    只是炎却完全没有想到,原本亚?昏过去就昏过去了,他如果直接走过去把亚?给杀了的话,那什么事情也不会发生的。

    但是偏偏炎在谨慎之下发出了那道气芒,虽然是再一次的确认了亚?真的是昏过去了,但是,炎却也唤醒了沉睡在亚?体内深处,堪称是世上最可怕的生命体之一的生物来。

    就在炎出手试探亚?时,原先站在葛右肩上的朱雀,也同时的来到亚?的头顶上方,焦急的不断盘旋飞翔着。

    早在亚?发出那记尘爆之后,朱雀便已经感觉到亚?的不对劲,因此急忙的飞过来,但还是晚了一步,而让炎与重来到亚?的面前。

    但就算朱雀提早到来,无法发挥出自己本身实力的它,也不是炎与重这两个斗神阶级高手的对手,也无法保护昏迷的亚?。眼看着亚?又挨了一下,朱雀可以说真的是心急如焚。

    半晌,朱雀忽然狠狠的瞪了底下的炎与重一眼,忽然双翼一张,抬头高声的鸣叫起来。

    难以想象的宏亮而清脆的凤唳,从朱雀那小小的身子中发了出来。

    一声接着一声,高亢而嘹亮的声音不断的冲击着众人的心脏,每当众人以为这是最后一声凤唳,不可能再高上去时,下一声更加高亢嘹亮的鸣声,又继续冲击着众人的耳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