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自研修仙之路 > 第一一〇章 胜者为王 十二

第一一〇章 胜者为王 十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讲这两个小故事自然也不是为了夸耀凡人的事迹,只是希望您能从这大地主、大农场主到大资本家、大金融家的转变中领悟到一些东西。”
  
  对方双目低敛,仿佛沉思,并没有回应。
  
  姜不苦趁热打铁,继续道:“斗武世界的情况我大概也给您了讲了,可这里面其实还有一个更详细的版本,我觉得对您应该也有所启发。”
  
  他将自己了解到的斗武世界最后的“落幕”全告诉了对方。
  
  斗武世界面对九大世界的围攻撕咬,很快便落入下风,消亡只是迟早的事,对世界而言,这个“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的过程其实也会非常漫长,但斗武世界内的至强者们显然不这么看,趁着斗武天道疲于应对诸方围攻,无力兼顾之际,主动将斗武世界来了个“大分家”,除了最该分一份的那位什么都没得到,落了个早早谢幕之外,其他个个都分得了丰厚的身家,带着这些身家有商有量的投奔其他世界,主动送进人家嘴里,在新世界重立“斗武遗风”。
  
  “至少在他们看来,斗武世界虽然没了,但斗武之道却被他们保存了下来,不仅保存了下来,还在九个世界都扎下了根!
  
  或许,这次巨变,对斗武世界来说是场大劫,可对斗武之道来说却反而是个机遇,一个挣脱原生世界的束缚,向更广阔的世界前进的大门已经敞开。
  
  您说这像不像大农场主将土地套现之后摇身一变成为国际游资,它固然失去了土地,可从此却也不再依赖于土地。”
  
  “不知道您对这种变化是什么想法,站在同为一界天道的角度,我只感觉非常可惜。
  
  为什么这一切是斗武世界内一群至强者引发的,要是这是斗武世界主动做出的,那又该有多好!”
  
  小小的拱了一下火,姜不苦就又把话题拉回来,看向对面,问:“在这个事例中,将斗武之道理解为一种特殊的资本,没问题吧?”
  
  对面的心情这时候有点乱,面对这个问题,也很是认真的思考了一阵,才缓缓点头道:“没问题。”
  
  姜不苦再问:“那么,此界道途,是不是同样也可以视作一种资本?”
  
  好像,也没问题。
  
  对方心中是这么想的,但却没有回答,继续沉思。
  
  姜不苦继续道:
  
  “您向我提供资本,我也只需要您提供的资本,至于我用来做什么,怎么做,不用您管,这也是我唯一的要求,可这资本依然是属于您的!
  
  在这过程中,资本不仅没有损失,还会裂变,会增值,就像斗武之道,从原来的斗武世界向更多的世界扩散开去!
  
  这就是您最大的好处啊!
  
  ……
  
  这可不局限于我方世界,因为位置的特殊,我们还能更自由、更隐蔽的前往其他世界,在这过程中,还能将您的‘资本’也一起带过去,您什么也不需要做,就能随着我们的成长攫取巨额的回报!”
  
  这一次,对面那位陷入更长时间的沉默之中。
  
  姜不苦也不打扰祂,任祂独自思考。
  
  不知过了多久,祂才缓缓睁眼,双眸平平无奇,并没有暴露出任何信息,祂只是轻哼道:
  
  “你的蛊惑能力确实很强,我差一点就真着了你的道,若是如此,此界道途都要发生根本改变……难道你不知道!”
  
  姜不苦却摇头道:
  
  “是您掌控道途,而不是道途反过来掌控您!
  
  您的权衡,和道途有什么关系?!”
  
  这番对话看似藏着机锋,其实双方都非常清楚所言何物。
  
  这和之前祂对秦慎重所提问题和给出的答案有关。
  
  他提出的问题很简单,用祂们都能理解的方式翻译,就是此界道途是否可以与“赌”相关道途合并,至于谁为谁的子集,谁主谁次,这反而并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将这两者绑定。
  
  而他给出的答案提炼出来也很简单,他反对这么做,而且提醒“此界天道”应该警惕这两者之间存在的模糊地带,更不能让“民意”挟裹,真将两者含混一体。
  
  他的理由也非常简单,以世界做舞台,做赛场,胜者为王,成王败寇,看上去和以世界为赌场,做赌桌,赢家通吃,两者看似一致,其实内里还是有着根本的不同。
  
  任何一场赌局,输赢固然重要,可更重要的是输赢背后的赌注。
  
  没有赌注的输赢,一文不值。
  
  如果赌注是俯拾即是、一文不值的东西,输赢重要吗?便是连输无数次又有什么要紧呢?
  
  而且,在每一场赌局开始之前,最要紧的部分就是议定赌注,赌注是确定的、是明晰的。
  
  而这显然和此界道途的实际表现相悖,赌注并不确定。
  
  姜不苦心中甚至恶意的猜测,对面这家伙之所以这么搞,完全是出于偷懒的目的,其中很可能还有“法不可测而威不可知”这层用意,祂真正的本意是要拥有对一切的最终解释权,但表象上确实如此,这就给了秦慎重“穿凿附会”的理由。
  
  没有赌注的输赢一文不值。
  
  但胜利不一样!
  
  哪怕只是一朵小红花,哪怕只是一句空头夸赞,甚至哪怕什么都没有附加,胜利就足以激奋人心!
  
  胜利之后会得到什么固然重要,可更重要的是胜利本身!
  
  相比于赌局输赢,这无疑更加纯粹,更能凝聚无数心意,若大量的心意思潮分散到对无穷“赌注”“收获”的期望上,反而是自废武功!
  
  越纯粹,才能走得越远。
  
  这就是秦慎重给出的“解”,姜不苦猜测,在秦慎重刁钻的从这个角度审视此界道途之前,面前这位很可能都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但在看了秦慎重的答案后,并不妨碍祂“见贤思齐”。
  
  反正借鉴一下又不算抄,谁还敢问一界天道收版权不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