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自研修仙之路 > 第一零九章 胜者为王 十一

第一零九章 胜者为王 十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此言一出,那由风和日丽转变为狂风呼啸的周遭环境再次一变,这些背景如同极薄极脆的玻璃瓷片,瞬间崩碎瓦解,露出一片更加静谧幽深的空间。
  
  在这空间中,出现了一张极长极窄,宛如一条线段的长桌,姜不苦身在之地,恰在这怪异的线段长桌的一端,而在这线段长桌的另一端,则端坐着另一个身影。
  
  遥遥看去,确实有了人类的形态和轮廓,但也仅是一个模糊的外形和轮廓而已,连血肉皮肤都没有。
  
  这样的形象若是出现在其他人形生物面前,天生便具备极高的震慑力,但姜不苦见此只觉得有些好笑,将之当成这位“最后的倔强”。
  
  这位不知姜不苦心中所想,用一种奇怪的、莫辨雌雄的腔调将刚才的问题又问了一遍:“你是谁?为何偷偷潜入我的世界?”
  
  姜不苦道:“首先要申明一点,我可不是偷偷潜进来的,是受你之邀才来的……你可以不承认,请柬可还在我手上呢。”
  
  “我邀请你?请柬?”姜不苦的回答显然完全超出了这位的预料,陷入沉默之中,就在姜不苦以为祂会如一尊雕塑般一直这么下去的时候,祂这才音调陡然高亢的道:“不要胡言乱语!”
  
  姜不苦微微一笑,“我可没有乱说。”
  
  说着便摊开右手,现出掌心中一点纤毛之末,数量极少,甚至不及一根毫毛的百分之一,但那熟悉的波动立刻便让此界天道意识到什么。
  
  原本情绪还在正常范围内波动的祂立刻切换成一种近乎癫狂的状态。
  
  “原来是你!你居然还敢主动现身,潜入我的世界?!”
  
  蓝星世界的骚操作,搞了祂个猝不及防,事后反复琢磨复盘,自然知道,自己是被对方“钓鱼”了,自己这个自以为身在暗处的捕猎者,事实上却是被捕猎者。
  
  对祂来说,蓝星同样是个未知新世界,他自以为捡到了宝,事实却完全相反,他被对方捡了宝!
  
  虽然失去那点气息微不足道,但在失去的过程中给祂带来的痛苦,却足以让他刻骨铭心。
  
  就像人身上一片几毫克的皮肉,对一两百斤的人来说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一小点,哪怕失去也没有任何影响,但若就这么硬生生将这片皮肉掐下来,却足以让任何人痛彻心扉。
  
  对此界天道来说,这点小小的伤害还是其次,毫末之损,距离“皮肉伤”都还差得远呢,对他刺激最大的是这场猎人变猎物的过程中,对祂尊严的践踏。
  
  祂这时候便是捂着自己那并不存在的脸颊,一脸悲愤的向他控诉:“从小到大,我这一辈子就没有被人这样欺负过!”
  
  姜不苦都不会觉得荒诞。
  
  一界主宰诶,连爹妈都没有,从诞生那一刻起便是至尊,从来都是被小心翼翼的供着,何曾被这般羞辱过。
  
  所以,对于祂此刻的情绪变化,姜不苦分外理解。
  
  随着这位情绪的变化,原本还算静谧的空间陡然间潜流暗卷,身在风暴最中央的姜不苦有种随时都会被卷入其中,然后被撕成粉碎的感觉。
  
  考虑到此界天道有可能是个完全无法正常沟通的存在,姜不苦也做好了这个念头分身折在这里的准备。
  
  所以,这个念头分身就只是一个空壳,任何交流都没问题,但若说力量,连练气境的手段都用不出来,除了能施展一些只能唬人的虚假幻化之术,什么都做不了。
  
  所以,面对周遭世界的变化,他还真就什么都做不了。
  
  所以,他对发生在周遭的一切变化都无动于衷,平静而淡定。
  
  而他也清楚的感受到,周遭那凭空而起的暗卷潜流来得快,去得也快,对面那一度扭曲到完全失去人形轮廓的存在也再次恢复了最初的模样,应该说,其人形态经这番折腾后反而变得更清晰、更形象了些。
  
  姜不苦心中暗暗点头,很好,非常好,只要这位不是那种病态玻璃心,或者疯起来什么都不顾、什么都不管的性格,那这事基本就成了一大半。
  
  “居然是你,你居然还敢出现!”这位虽然再度恢复了稳定,但也不可能给姜不苦什么好脸色:“直说吧,你此来目的是什么?”
  
  姜不苦还没有说话,祂又赶紧道:
  
  “别妄图再给我挖坑,我不可能在同一个地方连续跌倒两次。
  
  也别以为耍了我就万事大吉,等着吧,既然你的世界在我这露了面,我终会将之彻底扒出来,到时候看你还怎么躲!”
  
  祂这显然是把姜不苦当成曾在祂目光中“一闪即逝”的蓝星天道了。
  
  对于这个误会,姜不苦并没有特意的去纠正,误会就误会吧,以后时机到了一切终会明了,他又何必特意澄清呢。
  
  祂那些无力的威胁姜不苦也浑没放在心上。
  
  他只是用最诚挚的表情,说出了最真挚的言语:
  
  “不要误会,我此来是抱着极大的善意的!”
  
  而后,他又提醒道:“另外,现在的你最好安静一些,不要为了找我制造出过大的动静,不然,你在找到我之前必被一群猎食者顶上。”
  
  长桌对面那位,听了姜不苦这些话一时间不知作何反应,说他软中带硬、绵里藏针吧,偏偏同为世界主宰的他们力量上可能有差距,但却最能感受到对方那毫无遮掩的诚挚态度,这是不可能伪装出来。
  
  若是可以发表情包,对方现在看他的表情一定是满脸的困惑疑问,问号贴了满脸。
  
  姜不苦没有卖任何关子,直接道:“请容许我介绍一下您即将遭遇的大环境。”
  
  他直接将蓝星新历三零零年十日横空那段记忆,加上后来收集到的有关其他九大世界的基本信息打包传给了对方。
  
  这么富有冲击力的信息,从传过去那一刻起,对方便似中了定身术一般僵在那里,一动不动。
  
  对方陷入僵直,姜不苦并没有枯等,而是以幻化之术化出一个赛台,赛台之上,有十头张牙舞爪、凶厉至极的恶兽,其中一头最为孱弱的处于另九头恶兽包围的中心,每一头恶兽都想上前分食一口,可与此同时,这九头健壮恶兽之间也在互相提防,忌惮对方趁着至极捕猎中央那头恶兽之时反被其他恶兽所趁,于是每一头都小心翼翼,机警非常。
  
  与此同时,这些互相提防的恶兽之间又隐隐有着一种难言的默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